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张恪的幸福生活】(第三章)

作者:admin来源:人气:917

张恪的幸福生活(三)
  等他们两个回到东社已经凌晨12点了,张知行和堂兄及其侄子在守灵,看到他们回来,赶紧上前,张恪拿出账本,简单的说了情况。
  就回到张知非家里,张知非也要守灵。回到张知非家,梁格珍已经睡了,看到堂妹张玫和小婶在看录像,想起现VCD还没有普及,好像才刚刚制造出来。
  心里有些意动。和张玫小婶打了招呼,就去洗澡,等洗澡出来看到只有小婶在看,张玫睡觉去了。
  张恪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小婶,姣好的面容在当地也是一枝花,丝毫不比梁格珍差,黑亮头发带点小卷,中间还染了栗色,显得很时尚,穿着半透明的粉色睡裙,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两条白嫩的大腿盘起来,露出了一大半。没有戴胸罩的奶子有些含苞欲放。刚刚经历顾建萍的张恪没有满足就射了,此时看到小婶只有的雍容姿态,眼里有些冒火。
  张恪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重生到这里怎么性欲怎么高啊,见到诱惑就走不动啊。赶紧咽了口口水,但是眼睛还是直直的盯在小婶身上。
  半天小婶发现异样,看到张恪这样盯着自己,有些脸红,赶紧把睡衣往紧里拉拉,同时剜了一眼「看什么啊,这么小就这么色,小心告诉你妈。」「一年不见,小婶越来越漂亮了,有没有人追啊?」张恪其实和小婶还是很熟的,小婶刚过三十,小的时候张恪在老家度过,张知非经常带着他找小婶玩,那时候小叔他们还在谈恋爱。
  「都老了,现在你小叔忙的都很少回家了,你看看小婶的眼角是不是有鱼尾纹。」
  「没有啊,还是和以前光光的,小婶,你的皮肤真好,这么保养的。」张恪爬过去仔细的看看小婶的脸庞,顺眼看到睡衣内那对结实的奶子,挺挺的,不由得喉咙响了一下。
  小婶又发现张恪的眼神不对「去去去,看什么啊,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吃小婶的豆腐。」
  说着推了一把,张恪惊慌下伸手一抓,就抓住小婶的胳膊,小婶重重的压着张恪躺在沙发上,张恪不感动,能够感觉到那对雄伟的巨乳,压在自己胸前的感觉,软软的,小婶一下蒙了,忘记爬起来,香气急促着喷在张恪的耳边,张恪的欲望腾地升起来了,鸡巴嗖嗖的硬起来,顶在小婶的小肚子上。
  这下把小婶吓了一跳,赶紧爬起来,看到张恪那顶高高的帐篷,心里有些发恼,还有些异样,气恼之下一把抓住张恪的鸡巴狠狠的握了一下,疼的张恪直咧嘴。「这小子年龄不大,货却不小啊。」小婶嘀咕着。
  「小婶,你说什么?」张恪坐起来,没有听清小婶嘀咕什么。
  「说你个大头鬼啊。」说完就抓住张恪的胳膊掐起来。
  疼的张恪一狠心,一把抱住小婶,推倒在沙发上,使劲的压住小婶,硬硬的鸡巴盯住小婶的阴部,一只手抓住奶子揉着,嘴已经攻向小婶的小嘴,小婶紧闭嘴唇,发出呜呜的响声,双手拍打着张恪的脊背。忽然舌头攻进去结果被小婶乘机咬了一口,赶紧退出来。
  「小恪,不要,我是小婶。」张恪被疼痛清醒了,赶紧坐起来,把小婶拉起来,「对不起小婶,是我昏头了」小婶站起来,揪了揪张恪的小脸,「色狼,流氓,连小婶都欺负。」
  说完一把抓住张恪还没有软下去的鸡巴「想女人了吧,找你妈去。」小婶爬在张恪的耳边悄悄的说,说完扭着屁股上楼了。
  张恪大为恼火,站起来就冲过去,一把抱住小婶,双手抓住奶子,鸡巴顶住屁股,把小婶压在墙上,准备搂起睡衣进攻。
  「张恪,放过小婶吧,会被人看到的。」小婶显得楚楚可怜。张恪便放开小婶,末了,使劲的抓了一下小婶的屁股,感觉了一下肥臀的肉感。忽然小婶抓住张恪的胳膊,狠狠的咬了一口,就上了楼,在楼拐角,掉过头来,哼了一声,但是眉目散发出的是媚笑。
  ·······
  第二天,发丧完毕,张恪他们就回到海州,小婶送别的时的眼神让张恪有有些蠢蠢欲动。
  回到家,张恪就去补觉去了,张知行打电话给市长周富明讨要计策,周市长一听能有机会扳倒书记,立刻让他去省里找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徐学平。
  张恪趁爸爸出去找车的时候,赶紧坐在梁格珍身边,一手搂住妈妈的腰,开始吻起来。另一只手从衣服下边升上去,摸着硕大白嫩的奶子。
  「妈妈,老公这次要出去好多天,你要保重啊。」张恪有些伤感,才和妈妈建立这样亲密的关系,就要分开。


  「讨厌,说什么呢,你是谁的老公,看我不打你的屁股。」说着在张恪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儿子,妈妈会想你的。」摸了摸张恪的俊脸,手就伸进短裤里,摸起来张恪的鸡巴。
  张恪一把抱起梁格珍回房间去,重重把梁格珍扔在床上,就扑了上去,梁格珍乐的咯咯的笑「傻小子,就你猴急。」张恪把自己的衣服迅速脱掉,直棍棍的鸡巴指着梁格珍的鼻子。帮着妈妈把衣服都脱掉。一具优美性感的胴体就展现在面前。
  梁格珍抓住鸡巴,把硕大的龟头含进嘴里,舌尖深深的舔着鸡巴眼,爽的张恪想射。张恪赶紧拔出来,看着妩媚的妈妈。
  「儿子,快点,你爸爸快回来了。」张恪掏了一把小屄「妈妈,这么快就湿了,是不是想让儿子肏啊?」「快点,妈妈喜欢你的速度,重重的肏. 」张恪的了命令,卜滋一声就将鸡巴插进了梁格珍的骚屄中,疯狂的肏起来。啪啪的撞击声迅速密集起来。
  「梁格珍,爽不爽,快说。」张恪有些发狠。
  「喔……张恪……嗯……嗯……爽啊……妈妈好爽啊……好儿子……肏死妈妈了……妈妈被你的大鸡巴肏死了……喔……喔……嗯……嗯……儿子的大鸡巴太厉害了……哎哟……好舒服……好棒的大鸡巴……啊……张恪……妈妈的好老公……快点……再快点老公……不行了……不行了……」不到五分钟,张恪能感觉妈妈高潮了,小屄夹得很紧,骚水一个劲的淌。
  妈妈的淫叫声深深的刺激了张恪,妈妈竟然开始叫老公了。张恪知道妈妈已经离不开自己了。
  「儿子,妈妈够了,你爸也快回来了。」梁格珍气喘吁吁的说。
  「叫什么,不听话了,小心大屁股。」说着张恪又重重的肏了一下。「妈妈的好老公,以后人家不敢了,人家的小屄就只有老公一个人肏好不好。」「这还差不多。」说着亲了一口梁格珍,啵的一声拔出了鸡巴,骚水涌了出来。
  「快插进去宝贝,让妈在享受一下充实的感觉。」张恪又狠狠的肏进去。
  「哦,好儿子,真是妈妈的小老公,爽死了妈妈了,往深里肏一下。」「老公的鸡巴是不是比爸爸的鸡巴厉害?」「讨厌,不要说你爸,咱们这样已经对不起他了。」
  「小宝贝,以后爽的时候要叫我爸爸。」此时的张恪有些邪恶。
  「小混蛋,你说什么,是不是欠打。」梁格珍有些接受不了,毕竟这样的关系已经很出格了,怎么能让张恪在混账下去。
  「叫不叫?」张恪说着,就开始了猛烈的冲击。
  「说不说?」「不……说……就不说。」梁格珍反抗着。
  「不说就肏死你,肏死你。」
  张恪的猛烈冲击让他有些眼红,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
  「肏死你,肏死你。」
  「肏吧,你肏死我吧,你就是个一个魔王,爽死了,喔,喔,啊!求你了儿子,射吧,妈妈不行了。」
  张恪没有理她,还在埋头肏着,发狠的肏着。
  「张恪,射吧,妈妈求你了,啊……啊……啊……」梁格珍一声比一声高,嘴里还流着口水,「张恪老公,妈妈的老公爸爸,射死妈妈吧。」激烈高潮的梁格珍已经无力了,软软的说着这几句话。
  张恪听到爸爸两个字,灵魂已经飞跃到上空,「宝贝,爸爸射死你。」精液突突的射出去,浇灌在梁格珍干涸的小屄里。
  「爸爸。」张恪听到梁格珍有声无力的叫唤,精神松懈,爬在她的身上一动不动。
  梁格珍首先醒来,推了推张恪,「快起来,你爸快回来了」张恪赶紧起来,给梁格珍做了清理工作,两人穿好衣服,离开卧室。「死小子,从哪里搞的这么多花样。」说着抓住张恪的鸡巴使劲的捏。
  「宝贝女儿,爸爸刚才肏的你爽吧。」张恪爬在她耳朵上悄悄的问。
  「恩,啊?死小子,你说什么?爸爸。」
  最后两个字是张恪仔细听才听到的。
  ······
  到了徐学平家,才知道前几天在海州出车祸死亡的青年,正是徐学平唯一的儿子,张恪救得是徐学平的孙女芷彤,徐学平一家很是感谢,接着就把相关案件的负责人叫来重新审查了张知行的证据。由于芷彤在惊吓的时候被张恪救起,就把张恪当做了自己的守护神,抱着张恪不放手,张恪就只好住宿在徐学平家。
  张知行和相关人员去宾馆接着整理证据。
  在徐学平家,张恪见到了徐学平夫人周淑惠和芷彤的妈妈谢晚晴,也就是那天在海州见到的少妇。


  两个女人都是穿着黑色,显得很肃穆。周淑惠大约50出头,长期的养尊处优显得很年轻,一身贵气,身体丰满,面目姣好,眼角有一丝淡淡的鱼尾纹,感觉很妩媚,有一股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味道,全身散发出浓郁的成熟风味。
  谢晚晴则不然,还不到30岁的她充满了青春活力,又不显青涩,高达170CM的身材非常的匀称,宽臀瘦腰,硕大的奶子好似要冲出衣服,挺挺得。披肩的秀发散发着黑亮的光泽,弹指可破的俏脸有些忧郁,这是一个放在那里都让人瞩目的女人,那对诱人的媚眼看得人能灵魂出窍。
  张恪心里暗自感叹,什么时候能拥有这样的女人,就不枉重新走一回了。
  晚上徐学平去值班,谢晚晴回到自己的住处,保姆不住这里。芷彤抱着张恪不放,只好睡在一起。
  等芷彤睡着了,张恪离开房间,下了楼,看到周淑惠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但是眼睛却是直直的发愣,张恪知道她这是在想儿子了,毕竟一个大活人突然消失了,谁都接受不了。
  张恪挨着坐下,周淑惠清醒过来,微微笑了笑「芷彤睡着了?」「恩,睡的很死,周姨,你也别难过,芷彤就是你的希望。」张恪用自己不太会劝人的话劝着周淑惠。「周姨,时间也不早了,这几天你也操劳的太多,早点睡吧。」
  「行,你也早点休息,不要因为年轻就熬夜。」说着站起来往卧室走去,可能是站的太急,有些疲惫的周淑惠身体有些摇晃,张恪赶紧冲过去,从后面抱住她,周淑惠靠在张恪身上,「张恪谢谢你了,要不我就摔倒了。」「来我扶着周姨过去吧。」说完张恪搀着周淑惠回到卧室,让周淑惠躺在床上,张恪拿了两个枕头,让她靠着,自己也坐在床边。「周姨,自己几天你也累了,身体肯定有些虚脱,来我给你按摩一下吧。」「这怎么行呢。」周淑惠看着张恪幼稚的小脸,还有那诚恳的眼神,觉得他还是小孩子,怎么能懂什么按摩,其实她不知道张恪前世什么没有经历过,各种按摩都享受过,还学了好几种,回家孝敬爸妈呢。
  「没事,周姨,我在家的时候也经常给我爸妈按摩,很解乏的。」说着就脱掉鞋,上床。「周姨,你爬下,从头开始。」周淑惠此时也就没有拒绝。张恪坐在周淑惠的屁股上,感觉肉呼呼,软绵绵的,便拿出自己的本事,按摩起来。
  周淑惠一直从来没有享受这样专业的按摩,感到头非常的轻松,脖子也不困了,此时张恪的手已经转移到周淑惠的背上了,周淑惠穿着一件真丝睡衣,里面没有戴胸罩,薄薄的睡衣虽然不是透明的,但是手感确实非常的好,但是却有些滑,这让张恪有些无奈,只好加大力度。
  「恩……恩」周淑惠舒服的发出了呻吟,这让张恪有些兴奋,就是重生后他也没有想要和超过50的女人发生关系,但是在的这个女人,确实非同一般,身份地位还有身材面貌都是一等一的,张恪加重手法,在背上几个比较敏感的穴位来回的揉搓,周淑惠的呻吟就更加的多起来。
  第一次见面,还是比较生的,张恪不想很快就唐突了佳人,这需要时间和过程,急不得。
  张恪是很有耐心的一个人。手掌慢慢的移到腰部,五十岁的女人,腰里竟然没有赘肉,张恪双手感觉了一下,也就是23的样子,心里暗叹,这女人怎么保养的,竟然和顾建萍一样,比梁格珍还好一些。
  周淑惠趴在床上,心里也是着急啊,从来没有这样的享受过,以前困得时候也就是自己拿个老头乐敲打一下,特别是张恪按摩到肩膀的时候,舒服的想叫出来,但是不敢啊,等到了按摩到乳房侧面的时候,一颗心好像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一样,这不仅仅是舒服了,更像是一种挑逗,差一点就挨住乳房了,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很多年没有了。
  周淑惠出身豪富家族,和徐学平结婚后也是相敬如宾,从不做出格的事,生活严谨,徐学平长期紧张繁重的工作,早已将一腔沸腾的热情挥洒干净,周淑惠想了半天,十几年两个人没有性生活了,大多的时候都是分床而睡,她早已忘记了性生活是什么样的了。她的心裂开了一丝缝。
  张恪的手好几次都从周淑惠的臀部滑过,一次次的想感觉那柔软而挺翘的肥臀。
  终于到臀部了,张恪的手重重的抵在髋关节处,压着不动。
  周淑惠激灵了一下,但是没有说话,闷声享受比什么都重要,张恪轻轻的揉着,体会着细腻的肥肉。


  周淑惠的呻吟也是是有是无。良久,手继续下移,到了大腿上,大腿的敏感点少,但是紧贴阴部,最让人性起。
  张恪在周淑惠的大腿上一圈一圈的揉捏着,感受着性感的双腿,周淑惠已经有些迷离了,身体有些情动,发现多年不用的肥屄开始流出了淫水,这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该怎么办,淫水越来越多,薄薄的内裤已经有些湿润了。
  想阻止张恪的继续动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开口。张恪在大腿上做够了动作,就开始移动,一直到脚,并且悄悄的闻了一下,竟然没有异味,看来周淑惠对日常的生活还是非常的讲究。
  周淑惠以为结束了,结果张恪说「周姨,该前面了。」周淑惠哪敢面朝着张恪,还没有等自己拒绝,张恪轻轻搂住她的腰,一把就把周淑惠翻过来,张恪看到周淑惠的脸有些绯红,眼睛闭着。
  张恪没有说什么,就开始了按摩,也是从头到脚,当然了胸部肯定没有按。
  当手到了腹部的时候张恪意外的发现周淑惠的睡衣有一块湿漉漉的地方,这让张恪很兴奋,悄悄看了一下周淑惠,发现她紧紧的咬着牙,紧握双手,像是在抵抗着什么。
  张恪的手一直在周淑惠腹部抚摸着,逐渐的移到肚脐眼下,张恪似乎能感觉到周淑惠的阴毛,良久,才放弃了这个高地。手又到了大腿,此时的张恪能隐隐闻到一丝骚水的味道,能感觉到周淑惠的双腿紧紧的闭合着,在忍受着。张恪哪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心想,该怎么办,上还是不上。
  张恪没有停止按摩,却悄悄的将周淑惠的睡衣往上开始撩,一双雪白的匀称的腿渐渐的露出来,丝毫没有显得有一点点老态。
  张恪暗暗下决心,管她呢,肏个这样的女人应该是不错的,也能加强和他家的关系,对爸爸的前途很有用。张恪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卑鄙,肏女人是享受,怎么能和功力划到一起呢,还是随缘吧。
  随着睡衣被一点点撩起,周淑惠白色的内裤露出来,上面已经有一团湿漉漉的印迹,张恪还在揉捏着她大腿。
  周淑惠能感觉自己的大腿已经暴露在空气中,这样的感觉真的太奇妙了,痒痒的,很难受,欲望慢慢的上升,想着有一根鸡巴能够安慰自己,感觉着张恪的动作,心想张恪还是小孩子,让他放肆一下也没有什么他什么都不懂。所以眯着眼睛享受着,也能偷偷看着张恪的动作。
  「周姨,你多长时间没有做过爱了?」张恪突然爬到周淑惠耳边悄悄的问。
  「十几年了吧。啊,你说什么?」
  周淑惠迷离之际又醒悟过来,「小家伙,你什么都敢问啊。」「嘿嘿」张恪有些死皮的笑笑。「周姨,你把屁股抬一下。」周淑惠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就很自然的抬起来,张恪抓住这瞬间就把周淑惠的睡衣直接撸到脖子上,遮住了她的脸,张恪怕她反抗,随后没有等周淑惠反应过来就爬在她的身上。一口就擒住她那很久没有人到访过的大奶子上。
  周淑惠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张恪大口吸着奶子,感觉麻嗖嗖的,没有一点力气,嘴里说着:「小恪,别这样,我是周姨啊。」张恪那管这些,到手的肥鸭子怎么能让她废掉呢,最不停的吸着咬着,手却移到周淑惠的臀部揉捏着那肥软的嫩肉,手指还时不时的到访周淑惠的大腿根部。
  周淑惠多年来的生活很平静,就像一潭死水,从来都是按部就班,早以前和徐学平在一起时,也是规规矩矩,从来没有这些调情的手段,所以她以为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今天被张恪这样是前所未有的,感觉也是前所未有,所以她也就没有反抗,随着张恪动作着……
  「既然湿淋淋的让它接着再湿吧……哪怕浸透红了也算潮一把啦……潮也潮不透可火也火不着啦……不干不湿地被晾得特别尴尬……」忽然间她竟然想到稻草人的歌词,就是啊,就让他湿吧,能享受一次就享受一次,不然这辈子就什么都没有了。
  张恪也有些意外,竟然没有遭遇到抵抗,很顺利,亲吻着,揉捏着,手口齐动,反正两个人都在享受。张恪腾出手来解开裤子连内裤一起脱下来,杀气腾腾的鸡巴呈现出来。
  这几天连续的吃肉,而且都是吃着久旷怨妇的肥肉,让这根鸡巴凸显的更加威武,更加雄壮。两颗蛋蛋一摆一摆的,来回晃动。鸡巴挺立在那里,昂着头。
  张恪有些满意自己的状态,这几天天天在吃肉,而且不知道疲倦,好像还吃不饱的样子,上午才肏了妈妈梁格珍,可惜还没有吃过一个处女,心里不免有些失望,难道我成了妇女杀手了吗,我一个成为多面杀手才对啊,不过我要先成为一匹种马。


  不管怎么样,今天晚上是不饿了。张恪在做完一套舔弄动作后舌头就停留在周淑惠的肚脐眼上,坐起来,把周淑惠早已湿淋淋的内裤脱掉,哇,这么丰满的阴毛啊,这个三角真大啊。用手细细的缕缕毛,很光滑,很顺。黑油油的,三角角尖的毛已经被打湿了,就连大腿根部都是滑滑的骚水。
  张恪爬在那里仔细的看着周淑惠的小屄,有些意外,这么大年龄,一点异味都没有,很干净,透明的淫水也没有腥味,就用手轻轻的扒开草丛,露出红嫩的阴唇,这也是让张恪意外的,看来周淑惠这辈子真的没有做过几次爱。
  找到阴蒂,阴蒂有些大,张恪伸出舌头舔了舔,周淑惠的屁股被刺激的开始扭动,她此时的心理刺激要不生理刺激强烈的多。
  张恪也没有管,继续刺激着她的阴蒂,一会儿,将一根手指插进周淑惠的屄里,张恪能感觉到,十几年没有鸡巴到访的阴道是多么的紧窄,有足够的淫水润滑,手指很顺利的进去,并来回的抽插。
  这样大约有一分钟,周淑惠便高潮了,大量的淫水涌出来。屁股扭动的更加厉害,出气的频率也高了。
  张恪知道到时候了,翻身上去,手握鸡巴,让龟头沾了点淫水,趴在周淑惠身上,紧紧的抱住她,鸡巴对准,屁股一沉,「啊」随着周淑惠的惊叫,鸡巴顺利的插进去,张恪没有着急抽动,抱着周淑惠,一动不动,周淑惠也仅仅抱着张恪的腰,两条腿缠住张恪的屁股。
  张恪要把周淑惠的睡衣全部脱掉,但是却被周淑惠死死的抓住,她怕面对张恪,半天的纠结,还是让睡衣遮住双眼。张恪这才作罢,嘴巴直接就吻上去,周淑惠这次很配合,两个人疯狂的亲吻起来。但是周淑惠显得很生疏。
  一会儿,周淑惠的屁股开始扭动,张恪知道这是信号,一边亲吻着,一边开始了抽插,真的很紧,自己遇到的几个女人都是这么的紧,这是正常的体位,张恪一下一下的抽插,不急不慢,但是每一次都很重,也很深,发出一声声啪啪的响声。
  这妇人的屄比较深,能够容纳张恪的这么大鸡巴,但是每次的抽出都带出一些红红的嫩肉,小屄紧紧包裹着鸡巴,没有一丝缝隙,周淑惠已经开始发出嗯嗯的呻吟。
  张恪始终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在埋头苦干着,逐渐的加快了速度,啪啪的肉搏声也开始密集起来,周淑惠的双腿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搭在张恪的屁股上了,软软耷拉在床上,形成了M形。
  随着速度的加快,周淑惠的从紧闭嘴发出嗯嗯声到张开口,开始了比较大的呻吟,但是离张恪的目标还远。淫水越流越多,开始渗出来,随着鸡巴的抽插发出卜滋卜滋的响声,张恪很有耐心,他想征服这个女人,他想让这个女人大声的呼喊。
  但是周淑惠的矜持以及她的出身地位还有所受到的教育都是让她不能这样放肆的,就是爽的想大声叫,也不敢。她认为那是淫荡的表现,却不知道现在和小自己30多岁的男孩子做爱时不是也是淫荡。
  这样僵持了大约10分钟,周淑惠再一次高潮了。双手死死的抓住张恪的脊背,让张恪有点发疼,屁股开始使劲的向上直挺,迎接着鸡巴,发出的声音也有些模糊了。
  张恪感觉到这个时刻,阴道深处冒出的阵阵热流,散发他的龟头上,很是刺激。「周姨,爽吗?」张恪爬在耳边悄悄的问。
  「爽……嗯嗯……好爽,不要停。」周淑惠小声的说。
  「爽就叫出来,叫出来更爽。」张恪停止了肏屄,开始引诱着。
  「张恪,求你了,不要说话,你开始吧。」「开始什么周姨?」「张恪,快点啊,不要羞辱周姨了,周姨求你了。」说着,屁股开始旋转起来。张恪看到周淑惠有些耐不住,也就没有再说话,就开始了冲锋。
  「张恪……嗯嗯……慢点啊,搞死我了。」周淑惠有些承受不了张恪这么大幅度的肏屄,求饶道。
  张恪哪管这些,不啃声,一下比一下重,速度越来越快,密集的啪啪声响彻四周。
  「张恪……周姨求你了……周姨不行了,饶了我吧,嗯嗯你想要什么周姨都给你。」张恪心想,你终于软了,就是要肏爽你,要不以后怎么能随心所欲的肏你呢。于是,张恪放慢了速度。
  「周姨,我们在做什么呢?」「嗯……肏屄……在肏屄。」「谁在肏周姨的屄?」说着,肏屄的力度加大了一些。
  「张恪……张恪在肏……恩……肏的真爽……嗯。」「谁在肏?」张恪加重了语气,肏屄的力度又加大了不少。


  「张恪是周姨的什么人啊?」
  「不说……张恪求你了……快肏吧……肏死周姨吧……周姨喜欢你……的大鸡巴……」
  「嗯……啊……慢点张恪……张恪你……慢点啊……不要……不要打……饶了周姨吧……」
  「啊……嗯……周姨以后就……就是你……一个人的……就让你……一个人肏……啊……啊……」
  周淑惠淫叫着,张恪兴奋的啪啪就打她的屁股,很用力的打。周淑惠又一次高潮了。
  软瘫在床上,张恪还是不满足,没有达到张恪的目标,张恪也不能再这时候射精,他要继续的肏. 没有停息,埋头苦干,有时还啪啪的打一下屁股,和肉搏声交错在一起。周淑惠嘴里直又哼哼了,两个大奶子前后欺负,像波浪一样。
  女人永远要比男人强,当然是说性生活方面,女人很快就能恢复,能联系高潮,男人不行。
  「小惠惠,张恪哥哥肏的好不好。」
  张恪的目标就是要让周淑惠叫他哥哥,他感觉好友成就感,也很有满足感。
  让一个比自己年龄大的人叫哥哥那是一种难以言明的快感。就像上午让梁格珍叫自己爸爸,男人都有这样的情结。
  「讨厌,人家这么大年纪让你肏了,还要叫你哥哥,真不害臊。」周淑惠脸红红的,有些烫,有些羞涩。
  「啊,轻点儿,肏死人家了,张恪,你给我做儿子好不好嘛?人家儿子不在了,好想有个儿子。」
  「不行,你先叫哥哥。」张恪现在可不想让步。
  「我叫了,你可要做周姨的儿子啊。」周淑惠享受着肏屄的愉悦,心情是很爽的,当然可以让步。
  「行,快叫。」张恪使劲的肏了一下。
  「恩……哥哥……张恪哥哥。」
  张恪一听,这太兴奋了,我要为你精进而亡,啪啪的肉搏声又开始了。
  「惠妈妈,儿子的鸡巴厉害不厉害,肏的爽不爽。一定要妈妈爽,爽。」「好宝贝儿……妈妈好爽啊……嗯嗯……爽啊,亲亲的鸡巴太厉害了……喔……嗯……肏死妈妈吧……妈妈想让儿子肏……亲哥哥……来吧妈妈不行了……够了……啊……够了……亲哥哥射吧……妈妈想哥哥的精液。」周淑惠又一次不动了,两个大奶子随着出气起伏着。张恪这次真是感觉很刺激,这个女人真是太淫荡了,叫床也好听。
  「啊,妈妈,儿子要射了,射了。」精关一松,精液嗖嗖的发射出去。
  他爬在周淑惠身上,一动不动,两个人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良久。
  「小惠惠,爽吗?哥哥的功夫厉害吧。让哥哥把睡衣都脱了。」「恩,你来脱。」
  张恪把周淑惠蒙着眼的睡衣拿走,周淑惠羞得不敢见人,紧闭着双眼。
  「来宝贝,看着哥哥,不要害羞嘛。」说着张恪将还没有软下来的鸡巴顶了顶。
  「讨厌,谁要叫你哥哥了,你是我的儿子,你叫人家妈妈。哦,宝贝儿,不要顶了,人家够了,快肏死妈妈了。」「妈妈,哥哥肏的好不好,是儿子肏的好还是哥哥肏的好?」「死东西,哦,别肏了,哦,亲哥哥,别在肏妹妹了。」「小惠惠,给哥哥生个儿子吧,到时候两个儿子一起肏小惠惠。好不好?」「讨厌,人家刚失去了儿子,你就这样说。我已经十几年没有和你徐伯伯做过了,生儿子的话算怎么回事啊,乖,别有这样的想法,要是妈妈怀了宝贝的孩子,一定要陪人家做了好吗?」
  周淑惠有些可怜,虽然还没有到了老年,但是年近50的她失去了儿子肯定是很悲伤的,如果年轻10岁她肯定是毫不迟疑的再冒险生一个,但是此时的身份地位决定了她不能这样做。
  有时候母爱也是很无奈的。拥有了张恪的快乐也许能减轻她的心灵负担。
  「来,让儿子抱着妈妈下床,不要动啊,不能流出来啊」张恪抱起周淑惠,下了床,一直抱着,鸡巴还在屄里。
  等到了卫生间,才放下,两具裸体紧紧抱在一起,镜子里也出现了相同的裸体,两个人站着下体蠕动着。
  「哥哥以后不会抛弃妹妹吧?」「不会,哥哥永远和妹妹亲。」「可是哥哥以后还要有其他的女人,她们年轻,漂亮,有活力,妹妹不能和她们比。」
  「亲亲,妹妹也年轻啊,妹妹还是哥哥的妈妈啊,只要妈妈愿意,儿子随时为妈妈服务,让妈妈爽。」
  周淑惠活了五十年,没有谁给过她甜言蜜语,没有谁给过她浪漫情怀,这是女人的缺陷和遗憾,这时候有了,来的很突然,让她很意外的是用这样的方式获得的,不管这个男人是谁,多大年龄,她都会用心来呵护这份迟来的爱。


  「别怕,芷彤不会说的,不用,就在这里睡吧,来我抱着你。」看着惶恐的周淑惠,张恪有些不忍。就重重的亲了一口。
  「讨厌,都是口水。」
  ······
  第二天,徐学平要到下午下班才回来,谢晚晴也要到晚上才过来,张知行和徐学平的人整理证据,周淑惠一大早就起来给保姆打了电话,今天不用过来,她想和张恪好好的单处一天。周淑惠起的早,晚上消耗了体力,小屄也被张恪肏肿了,走路有些不带劲。
  起床后,亲了亲张恪。她要给张恪做顿爱心早餐,张恪晚上射了两次,需要补补。这就是女人,只要你对她好一小点,她就会对你好一大点,你要是把她肏爽了,她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你。
  张恪起床后发现芷彤还在睡,周淑惠已经不在了,就耷拉着鸡巴下了楼,找到衣服穿上,找到周淑惠时,穿着睡裙正在厨房做饭。
  张恪悄悄地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芳香的身子,亲吻着她的嫩嫩的耳垂、修长的脖子,把睡裙搂起来,摸着周淑惠那对硕大的奶子,捏着这奶头,奶头很快就硬了。
  「张恪,别,做饭呢。」「嗯?」
  「亲哥哥,妈妈给儿子做饭呢。」
  周淑惠最能了解这个男孩子的心了,赶紧改口,同时转过头来,含水的媚眼望着张恪。
  「宝贝,怎么连内裤也不穿了?」张恪摸着周淑惠的小屄,已经有骚水渗出来了。就掏出鸡巴顶在屁股的沟壕里。一边顶着,一边摸着,嘴还不闲着上中下三路大军同时攻击着。让周淑惠欲罢不能。
  「老公,不要,吃了饭再来好吗?老公摸摸,都肿了。」张恪听了周淑惠可怜巴巴的话,果然肿了。
  「宝贝妈妈,老公让你受苦了。」说完停止动作。安慰了她「亲亲,老公收拾外面去。乖乖的做饭吧。」
  ······
  把芷彤叫醒,三个人吃了一顿风情无限的早餐,张恪手一直摸着周淑惠的小屄,隔一会儿还掏出来让芷彤看这是什么。
  芷彤不知道两个人在玩什么游戏,抓起手指要舔,周淑惠也没有阻拦。
  周淑惠想摸张恪的鸡巴,芷彤却要她喂,只好作罢。吃完饭,周淑惠的下身已经泛滥成灾了,一双媚眼水汪汪的。
  收拾完毕,三个人去院子里转了转,热烘烘的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便赶紧回家。
  芷彤由于受到惊吓,还没有缓过来,有些疲倦,要睡觉,张恪抱着她去周淑惠的房间去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