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淫蕩女友筱夕(二)死黨阿禎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44


.
  我與女友開始談對象是19歲,女友20歲. 她家庭條件還算不錯,父親是自己做鋁合金生意的,母親就做做
家務,還有一個比女友小兩歲的妹妹。她們兩姐妹的性格差異還真是挺大的,女友平常在外面都是比較安靜害羞的
那種,但是在家裡或者是和熟人在一起,就完全成了個瘋丫頭;而她妹妹卻剛好相反,平常在外面瘋瘋癲癲,但是
在家裡卻總是安按靜靜的。


  女友的身材還算不錯,身高是167公分,在女生裡面算是高的了吧,體重是55公斤。胸部應該勉強算C罩
杯,並不是太大,而小蠻腰呢卻真的很細,與她的大屁股又形成鮮明的對比。而女友的身體是屬於還算敏感的那種
吧,特別是耳垂和乳頭還有陰蒂,任意碰這三個地方的一處都會讓女友很快流出淫水。


  自從上次我發現女友與李峰的事情之後,我就明白,我的女友並不是像我想像中的那樣單純,而是一個外表純
潔、內心卻十分淫蕩的小騷貨,但是我又擔心她會不會哪天真的離我而去,完全臣服在別的男人胯下呢?雖然我知
道女友一直很愛我,但是當發生了這種事後,無論是誰也會感到不安和擔憂吧!不過緊接著的一個機會,終於使我
放下了這個擔憂,明白雖然女友肉體上會背叛我,但是在精神上是永遠愛著我的。


  由於當初的補考,很多在外地打工上班了的學生也都趕回來參加補考,這其中就包括我的兩個死黨阿禎和阿中。
阿禎是和我從幼稚園玩到大的,十幾年的感情了,而阿中則是在初中的幾年時間裡與我關係最鐵的,所以這兩個人
一回來我也是十分高興,在補考結束後的第二天我就邀請他們倆一起聚一聚,先是吃了個飯,然後又去KTV喝酒
唱歌。


  因為阿中晚上要開車載阿禎一起回去,所以說少喝點酒,而我與阿禎卻不在乎,我家就在這附近,而阿禎不需
要開車,於是也就都喝了不少,最後忍不住了一起去洗手間方便。


  站在洗手間裡,我腦袋稍微有點暈暈乎乎的,看了一眼阿禎,發現他精神頭竟然還不錯,我心想酒量果然比我
好呀!就在我準備轉回頭時,瞥見了阿禎還在方便著的雞巴,倒是讓我的腦袋頓時清醒了不少。由於酒喝多了憋著
尿的原因,雖然還沒有完全變硬,但是也能看得出來他的雞巴憋得很大,尤其是龜頭,就像是一個大鵝蛋,本來我
以為我的龜頭已經很大了,沒想到他的會這麼大,而且他的雞巴特別長,我想就算李峰的也和他差不多吧!


  「看什麼看呀,阿玄,你自己沒有呀?」


  「啊!哦,以前沒發現啊,你的雞巴怎麼這麼大?」


  「哈哈哈,這就算大了?這還沒有硬呢,要是真讓我硬了,還要比這大一倍多!我說你一直盯著看什麼呀?靠!
你不會好這一口吧?那麼筱夕怎麼辦吶?」


  「去你的!就是看看能怎麼了,你才好這一口呢!」


  「嘿嘿,不會是你滿足不了嫂子,看到我的這麼大,羡慕嫉妒恨了吧?我剛剛可是也看到你的雞巴確實不大哦
……」 「……好了好了,完事了沒有?完事了趕緊走了!」


  「哎哎……等等我呀,開玩笑的嘛,別這麼小氣呀!」


  這時的阿禎還不知道,當我看到他的大雞巴時,我那隱藏在心底的淫妻心理爆發了,沒錯,我想要看到他的大
雞巴插進我女友的騷屄裡. 這時我又想起女友背著我與李峰做愛的情形,心想既然你喜歡和別人做,那我就幫幫你,
讓所有的男人都能免費享用你!


  「怎麼了?阿玄,想什麼呢?」


  心裡想著怎麼實施計劃的同時,我與阿禎已經回到了包房裡,而阿中已經收拾好了東西,就等我們回來以後散
夥了。


  「哦,阿中,你說我們好不容易才聚一次,就這麼散了也太早了吧?要不這樣吧,我們去買點吃的東西,再去
我家裡玩,反正我爸媽在外地上班也不怎麼回來,家裡也就我和筱夕兩個人,你們今晚住在我家裡就行了,怎麼樣?」


  「這樣啊,可以啊,不過你什麼時候和女友同居了?她爸媽不反對?」


  「哦,她騙她爸說出來租房子住的,說現在她長大了,想自己出來租房子住體驗一下,她爸本來就慣著她,當
然也就答應了,還給了她不少錢呢!哈哈!」


  「好啊好啊,那我們快去買點東西去你家吧!」


  「阿禎,說到去我家,你這麼興奮幹嘛?」


  「嘿嘿,不是像看看嫂子嘛,一直還沒見過嘛!」


  我們三人出來後先去超市買了些吃的喝的,然後就趕往我家。本來想著給女友提前打個電話告訴她一聲,後來
一想,如果她不知道阿禎他們要去的話,在家裡肯定還會穿著很隨便的衣服,而如果告訴她了的話,她肯定會換衣
服,到時候就沒什麼可以暴露給阿禎他們看的了……於是當然是決定不給她打電話,就來個突然襲擊好了。


  「筱夕,快出來,有朋友來啦!」我打開門,邊喊著女友邊讓阿禎他們先進去。


  「來啦!誰呀……」女友從臥室走出來懶洋洋的揉著眼睛,一副沒睡醒的模樣。而此時她身上只是穿著一件我
的白色短袖襯衫,裡面連胸罩都沒有穿,兩個乳頭都能明顯的看出來,大襯衫剛好能遮住她的屁股,但是透過襯衫
也能夠看出她穿著一條紫色的丁字褲,而兩條雪白的長腿就這麼暴露在空氣中。看到這幅景像,我也忍不住有些發
愣。


  「哦,筱夕,這就是我常跟你說的阿禎跟阿中呀,我的兩個死黨,今晚就是跟他們出去吃飯去了。」


  再轉頭看向阿禎兩人,只見阿禎正一臉豬哥相的看著筱夕,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愣愣的也不知道跟筱夕打招
呼。而阿中還好一些,在稍微發愣了一下後,主動伸出手跟筱夕握手,同時做了自我介紹,這時阿禎也才反應過來,
趕緊與筱夕打招呼。


  打完招呼後,筱夕似乎也有點清醒了,感覺到阿禎的眼神,才想起自己身上穿的基本上等於全裸了,臉紅得像
個蘋果站在原地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筱夕,你去炒兩個菜吧,我跟他們倆還要喝一點,他們今晚就不走了,住在這裡啦!」


  「哦……好的,我這就去。」筱夕聽到可以離開,趕緊朝廚房跑去,然後關上廚房的玻璃門開始忙活起來,我
和阿禎他們三人則坐下開始邊喝酒邊吃著從超市買回來的零食。


  因為剛才在KTV阿中怕回家時要開車,沒有多喝酒,現在沒有了顧慮便放開了,一瓶瓶的啤酒不斷地喝著。
此時阿禎卻沒有了精神,眼神時不時的飄向廚房,我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透過廚房的玻璃門,看到筱夕那誘人的
身軀正在廚房裡忙碌著。


  原來阿禎這小子還真是有打筱夕的主意呀,不過這也正是我所想要的,接下


  來是不是應該努力把阿中灌醉呢?因為和阿中處了這麼久,一直知道阿中心中有喜歡的人,不是像阿禎這傢伙,
隨意就會與別的女人發生關係,所以我決定把阿中灌醉,不讓他破壞我的計劃。


  不一會,筱夕就把菜炒好了:「阿玄,來幫我端一下菜!」我剛來到廚房,筱夕就開始埋怨我:「你剛剛怎麼
也不提醒我呀?我都忘了我就穿著一件你的衣服了,害得人家都被他們看光了……」


  「沒事呀,都是我的死黨,又不是外人,他們才不會對你有什麼壞想法呢,就只能看看而已。而且看到他們那
麼喜歡你,說明你魅力大呀,你不高興呀?」


  「高興是高興,可是……也不能讓他們就這麼佔便宜嘛!」


  「好啦,沒事的,你要是現在去換了衣服,反而讓他們以為你把他們當作外人了,心裡面肯定有想法,你也不
想我和他們這麼好的關係產生間隙吧?」


  「哦……會這樣嗎?那好吧……」


  「嗯嗯,好啦,我們快點出去吧,別讓他們等急了。」


  我和筱夕把菜都端出來,然後筱夕也在阿禎和阿中的邀請下坐下跟我們一起吃了,接下來阿禎的目光基本上就
一直停留在筱夕的身上了。由於我們是圍坐在茶几前的沙發上,我和筱夕坐在一起,而阿中和阿禎坐在我們對面,
茶几的高度和沙發基本上差不多,所以坐在筱夕對面剛好能看到她的兩腿間的紫色丁字褲,而在夾菜時稍微前傾的
身子,也使本來就遮擋不住的乳房暴露在阿禎的面前。


  「咳……阿中,剛剛在KTV你也沒有辦法好好喝,倒是顧著灌我和阿禎去了,來!現在可得全補上!」


  「好吧,我確實之前沒怎麼喝,那我先自己喝三瓶,算是補上,可以吧?」


  說著阿中便拿起酒瓶喝起來。不一會兒工夫三瓶酒就喝光了,但是阿中看起來卻一點事都沒有,要知道雖然剛
剛在KTV他沒有多喝,但是也是喝了幾瓶了,而且來我家之後也已經喝了不少,現在又是三瓶下肚,居然也看不
出什麼事來,看來想要把他灌醉是有點難吶……


  「阿禎,看什麼呢?我說你自從來了後就不怎麼說話,怎麼?看見你嫂子害羞了?」


  「啊,沒有啊,這叫什麼話,誰害羞了?我是看到嫂子太漂亮,所以不知道用什麼話來形容了。」


  「嘻嘻……阿禎比我家阿玄會說話多了,哪像阿玄也不會哄哄人家。哼!」


  「呃……呵呵,好了好了,快喝酒。阿禎,你看阿中他喝了這麼多,一點事都沒有,這不行啊,我一個人可拼
不過他,咱們得一起啊!」


  「好啊,要不我們打牌吧?誰輸了誰就喝,怎麼樣?」


  「嗯,我同意。阿玄、筱夕,你們倆呢?」


  「我是沒問題,只是筱夕她哪裡能喝什麼酒呀,喝點紅酒我看她都會醉。」


  「哼,說什麼呢,臭阿玄,我才沒問題呢!我也同意。」


  呵呵,筱夕就是這種性格,你越說她不行,她反而越要做給你看,而如果我真的要求她一起玩的話,她反而還
不一定答應。


  我找來撲克牌,先開始講好規則,每一局分兩人一組,輸的那一方兩個人各喝一瓶,贏的一方不用喝,而由於
筱夕是女生,所以決定給筱夕找了個小一些的杯子,她輸了的話只要喝一杯子就可以了,杯子大概能盛一瓶啤酒的
四分之一左右。


  第一局是我和阿中一組,而筱夕則和阿禎一組了。阿禎能夠和筱夕分到一組當然是特別興奮,所以出牌一點兒
分寸都沒有,最後被我和阿中輕鬆取勝,而阿禎和筱夕也只有無奈的接受懲罰.


  第二局居然還是阿禎跟筱夕一組,不過這一次阿禎明顯沒有那麼激動了,最後居然還和筱夕一起贏了我們。就
這樣,不知不覺中我們就玩了一個多小時了,而這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裡,阿禎也是用盡了方法來佔筱夕的便宜……


  「哎,不玩了不玩了,真不行了,今晚這麼倒楣,怎麼一直輸。」


  「哈哈,阿中,你終於也有說不行的時候了。哎……我也喝多了,阿玄,我們結束嗎?」


  阿禎說話的同時,手掌正放在筱夕光滑的大腿上,由於今晚基本上總是阿禎與筱夕一組,於是後來我們也就懶
得分組,最後決定就由筱夕和阿禎一組,我和阿中一組一直玩下去就好了,也不必每一局都分組了。這樣一來,阿
禎也有理由要求與我換換位置,他與筱夕坐在一起了。


  坐在一起的兩人就像是小倆口一樣,不斷地交頭接耳,也不知道阿禎在跟筱夕說什麼,總是逗得筱夕哈哈大笑,
胸前的兩個美乳就會隨之顫抖,讓阿禎一飽眼福。而筱夕也是毫無防備,本來她就比較單純,只要有人對她熱情些,
她就會覺得人家是真心與她做朋友,而明顯的阿禎很容易的就和她混熟了,加上喝了些酒,也比較放得開,隨意地
讓阿禎在身上佔著便宜。


  我當然也樂意看到這樣的情景,雞巴在褲子裡已經硬得不行,只是阿中在一開始偶爾會用怪異的眼神看著我,
然後再看向阿禎和女友,無奈的搖搖頭. 我想他肯定在奇怪,為什麼我看到自己的女友跟別的男生那麼親熱卻沒有
生氣吧?嘿嘿……


  「嗯,筱夕你還好吧?你也喝了不少呀!」


  「還好啦,只是有點頭暈,我們基本上一直都在贏哦,喝得根本不多的,是吧?阿禎。」


  「是呀,我說你們兩個不行嘛,連我和筱夕都玩不過,哈哈哈……看來我們倆搭配很厲害嘛!是不是呀?筱夕。」


  阿禎邊說著邊用手掌在筱夕的大腿上上下摩擦了一下,筱夕此時可能也覺得讓人這麼摸著大腿不太好,但是又
不好意思說出來,只能稍微動了一下身體,沒有回答阿禎的話。


  「嗯,好啦,那你先去洗澡吧,筱夕,我跟他們倆收拾就好啦!」


  「嗯,好的。」筱夕答應著起身離開了,阿禎這才依依不捨的把手從筱夕的大腿上拿開,只是眼神卻從筱夕起
身的那一刻緊緊盯住了她的屁股,直到筱夕進入了浴室才收回目光。


  筱夕洗完澡後,我們也收拾得差不多,然後阿中和阿禎就到客房睡覺去了,至於洗澡……用他倆的話來說,洗
澡洗得乾乾淨淨了讓誰看呀?唉……好吧,反正也不是我和他們睡一起,隨便他們吧!


  至於我呢,如果一身臭汗不洗澡的話,筱夕可是不讓我上床的,唉……沒辦法,還是得去洗澡。只是在洗澡的
時候我又鬱悶了,就這麼結束了?雖然今晚讓阿禎那小子佔了筱夕不少便宜,可是跟我想要看到的還差很多呀!都
怪阿中怎麼一直喝不醉呢?如果他喝醉了睡著的話,那我也只要裝睡,就能看看他們倆會不會發生點什麼啦!唉…
…太可惜了。


  洗完澡躺在床上,我卻怎麼也睡不著,腦袋雖然昏沉沉的,但是沒能成功達到今晚我想要看到的,使我心情很
煩躁。筱夕躺在我身邊,在我洗澡的時候她就已經睡著了,此時身上就只穿著一件我的襯衫,因為她說我的衣服寬
鬆,穿著舒服,所以在家裡總是換著我的衣服穿,至於之前穿著的紫色丁字褲也已經脫下來放在洗手間了。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時候,聽到一陣腳步聲,接著洗手間的燈光透過門頂上的玻璃照進了
我的臥室,因為洗手間距離我的臥室很近,所以只要洗手間一開燈,我的臥室總是能透進光來。肯定是阿禎或者阿
中喝多了,大半夜的憋不住了下來方便吧!


  過了有十分鐘左右的時間,燈光依然亮著,難道是下來方便都會睡著了?倒在洗手間了?我疑惑的下床打開房
門,來到洗手間門口,剛停下準備敲門,突然聽到裡面傳來喘息聲。這是怎麼回事?於是我悄悄的把耳朵貼在洗手
間的門上,聽聽裡面到底是怎麼了。


  「呼……啊……筱夕……你太……漂亮了……呼……我要插死你……啊……穿這麼……淫蕩的……丁字褲……
從看見你的第一眼……我就……想操你了……呼……讓我憋了……一晚上了……阿玄……他也……太有福氣了……」


  果然是阿禎這小子啊,看來他正拿著筱夕洗澡時換下的丁字褲打手槍呢,他對筱夕果然是有想法啊……突然又
一個主意從我腦子裡冒出來,看來今晚的計劃還是可以成功的。


  我悄悄的回到臥室把門關上,看了眼筱夕依然在沉沉睡著,然後我故意用力重新打開房門,假裝乾嘔著,走路
也晃晃悠悠的不穩,來到洗手間門口,用力敲了幾下門,估計這時候阿禎在裡面正嚇得半死吧!見沒有動靜,我又
晃晃悠悠的朝廚房走去,在廚房乾嘔了一陣以後,我走到客廳往沙發上一躺,假裝睡著了。


  過了兩三分鐘,阿禎才打開洗手間的門出來,第一眼看到的是我的臥室開著的房門,然後他便走了過去,當看
到只有筱夕在床上躺著以後,稍作猶豫,又走出來來到我的身邊:「阿玄,阿玄,醒醒啊,阿玄,怎麼睡這裡啦?」


  「嗯……啊……別管我……我……沒醉……我們……繼續……喝……」


  「哎呀,不能喝還喝這麼多,現在好了吧,快起來回床上睡去呀!」


  「……」


  「阿玄,阿玄?」


  阿禎見我真的喝多了沒有反應了,又在我身邊待了一會兒,最後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心,悄悄走向我的臥室……


  過了五分鐘左右,我慢慢起身來到臥室門口,臥室的門沒有關,阿禎進去時只是隨手帶了一下,現在稍微留了
一點門縫,不過這樣已經完全可以看見裡面的情況了。月光透過陽台照射進來,將床上的兩人照得清清楚楚,此時
阿禎的頭正趴在筱夕的兩腿中間,而筱夕依然仰面朝上的睡著,還不知道她的騷屄正在被他男友的死黨品嚐著。


  阿禎舔了一會兒她的騷屄後,開始慢慢向上移動,兩手慢慢的把筱夕的衣服向上推,最後全都推到脖子的位置
後,又掀上去蓋住了筱夕的頭,接著就開始親吻筱夕的兩個乳房,手指則在下面不斷揉搓小騷穴。


  「呃……嗯……嗯……」隨著阿禎的動作不斷深入,筱夕也逐漸有了反應:「阿玄,你……怎麼……還沒睡嗎?
怎麼……大半夜的……弄我呀……」


  「……」本來阿禎聽到筱夕醒了以後嚇得停止了動作,然後聽到筱夕把他當成了我,於是不再擔心,手上的動
作更重了,後來直接把一根手指插進了筱夕的騷屄裡面。


  「啊……好舒服……阿玄……快一點……我好舒服……」


  阿禎的手指在裡面不斷地抽插著,時不時的帶出一些淫水濺在床上,嘴裡還含著筱夕的乳頭,不停地吮吸。


  「啊……不行了……太舒服了……你今晚……好會玩我呀……阿玄……我要來啦……啊……」在抽插了幾分鐘
後,筱夕就忍不住達到了第一次高潮,騷屄緊緊地夾著阿禎的手指,不斷地有淫水從阿禎的手指邊流出。


  此時,阿禎也有些忍不住了,他起身來到筱夕的下面跪著,將筱夕的兩腿分開成一個M形,龜頭在筱夕的陰唇
上不斷地摩擦著。


  「嗯……阿玄……給我吧……別折磨我了……快給我吧……好不好……我好癢……」


  阿禎聽到筱夕的請求,終於忍不住把大龜頭狠狠地插進了筱夕的小穴。


  「啊!怎麼……怎麼會這麼大!?啊……你不是……阿玄……你是誰啊?」


  感覺到插入的雞巴尺寸相當大,明顯不是我的,筱夕慌張的想要把頭上的衣服掀開,可是阿禎怎麼可能讓她做
到,兩個大手按住筱夕的兩隻手腕,大雞巴再次狠狠地一插,將整根雞巴都插了進去。


  「啊!太大了啊……好痛……怎麼這麼大……啊……受不了的啊……你快拿出來……求你了啊……我男友……
還在身邊呢……你怎麼……能這樣啊……」


  筱夕邊求饒邊扭動著身體,試圖作出反抗。阿禎此時卻已經不管那麼多,開始緩慢地抽插了。抽插了一會兒後,
筱夕似乎已經適應了他的尺寸,之前的求饒聲已經逐漸變成了呻吟聲,反抗也已經消失,反而有些主動地迎合著他
了。


  「嗯……哦……你的……好大……好舒服……你是……阿禎吧?」


  聽到女友說出他的名字,阿禎停了下來,顯然有些害怕了。


  「哼哼……你還知道害怕呀?插進來的時候怎麼也不見你害怕呀?好啦,快動……你插得我……好舒服……」


  「嘿嘿,你個小騷貨,都知道是我了還要求我插,你不怕阿玄知道嗎?」聽到筱夕讓他繼續,阿禎當然相當願
意,於是又開始抽插起來,順手也把套在筱夕頭上的衣服給扯了下來。


  「啊……哼……阿玄怎麼可能會聽到,如果阿玄在身邊的話,那你……才不敢來插我呢!」


  「嘿嘿,沒想到你還挺聰明,你怎麼會猜到是我而不是阿中呢?」


  「嗯……當然了,也就你對人家色迷迷的……而且……晚上一起玩的時候,我就看到你下面……頂起了好大的
帳篷……我就猜,這麼大,肯定是你的。」


  「哈哈哈,沒想到是大雞巴出賣了我啊!我的雞巴怎麼樣?大不大?插得你舒不舒服呀?」


  「……阿……阿玄……到底……在哪呢?」


  「呵呵,你放心吧,他喝多了起來吐,然後倒在沙發上睡著了,不會知道我們的。」


  「啊!那他……在沙發上睡,豈不是會著涼?不行,你起來,我要去給他蓋個被子……」


  「沒事的啦,家裡都有暖氣,這麼熱,哪裡會著涼啊?別擔心了。」


  「可是……」


  「還可是什麼呀,你下面現在可是插著一根比阿玄大多了的雞巴,你還想著阿玄幹嘛?」說著,阿禎突然狠狠
地把大雞巴插進了筱夕的小穴。


  「啊……好深……好深啊……都頂破子宮了……好舒服……不管他了……不管了……阿禎……用力……快……
用力插我……」


  「嘿嘿,這才對嘛!和我做愛就要全身心的投入到享受我的大雞巴上,別去想什麼其他人!」


  「哦……啊……好……不想了……不想了……好舒服啊……」


  「怎麼樣?我操得你舒服吧?我的比阿玄大很多對吧?」


  「嗯……啊……是啊……比他的……大很多,粗很多……真的好舒服……」


  「那你別跟他在一起了,跟我吧!怎麼樣?」


  「啊……不行……我愛阿玄……我不會離開他的……」


  「哈哈,好吧,我也就是隨便說說而已,阿玄可是我的死黨,我怎麼會跟他搶女友呢,只不過……今晚你可是
屬於我的!」


  「啊……今晚……我就是……你的……用力地……操我吧……我只……屬於你……啊……我真的……好舒服…
…舒服得快要……死掉了……」


  「哈哈,我怎麼捨得讓你死呢,我還沒有好好操夠你呢!你就好好享受吧,我的騷老婆。」


  「啊……好深……啊……老公……禎……我好……愛你……你是我的……老公……啊……快一點……老公……
快幹你的……騷老婆……啊……我不行了……又要……來了……噴了……噴了啊……」


  阿禎不斷地抽插,只見筱夕雙腿緊緊夾著阿禎的腰,雙手則抱著他的後背,屁股突然向上挺起,嘴巴張得大大
的卻發不出聲音,顯然是又一次高潮了。


  「好舒服……我沒力氣了……身體都軟掉了……」


  「嘿嘿,還有更舒服的呢!來,轉過身去像狗一樣趴著。」


  「嗯……是這樣嗎?主人……」筱夕聽話的轉過身趴在床上,屁股高高撅起不斷地左右搖晃著,同時回過頭將
一根手指含在嘴裡,含情脈脈的望著阿禎。


  看到這幅畫面,別說是阿禎了,就是我都忍不住想衝進去了。沒想到筱夕與我做愛時總是嬌滴滴的害羞樣子,
而一旦與別人上床就會變成一個真正的騷貨。


  阿禎這時也被筱夕的樣子誘惑得不行了,兩手扶住筱夕的細腰,把大雞巴狠狠地插進了筱夕的騷屄裡.


  「啊……好大……大龜頭……插進子宮裡了……用力幹我吧……快點……幹我啊……主人……」


  「騷貨,你真是騷,阿玄找了你這麼個騷貨,以他的雞巴能滿足你嗎?」


  「啊……我就是……騷貨……我只在……主人……你的面前……才……這麼騷……在阿玄……面前……人家…
…一直……都表現得……很純潔的……啊……又插進……子宮了啦……」


  「是嗎,那阿玄豈不是還沒見過你這副騷模樣?哈哈哈……我還真是好邭獍。◎}貨,以後也要只准在主人面
前才這麼騷,知道了沒有?」阿禎說著狠狠打了筱夕的屁股一巴掌。


  「啊……知道了……主人……好爽啊……主人……打我的屁股……用力……打我……好舒服……啊……」


  「哈哈,你這隻賤母狗,居然喜歡我打你屁股,沒想到看起來你挺純的,實際上是又騷又賤吶!」阿禎一邊用
力抽插著筱夕的騷穴,一邊用手掌不斷地打著筱夕的兩片大屁股,下體的衝撞聲與拍打屁股的聲音迴蕩在臥室裡,
聽起來十分淫蕩。


  「啊……啊……不行了……不行了……我又要來了……啊……」在經過不斷地抽插與拍打屁股的刺激下,筱夕
終於又一次的達到了高潮,全身軟綿綿的趴在床上,而阿禎依然在她的身後不停地抽插著。


  「啊……我已經……不行了……啊……不要……幹我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快要死了……啊……」


  「別急啊,母狗,我還沒射出來呢!來,起來躺好,我要好好操你。」


  筱夕轉過身躺好後,阿禎把筱夕的雙腿抬起,然後向下一直壓到頭頂,整個小穴都暴露在阿禎的目光下。「好
嫩的屄啊,還是粉紅色呢!而且這麼緊,看來阿玄完全滿足不了你吧?」阿禎說完就把雞巴狠狠地全根插進了筱夕
的嫩穴裡.


  「啊……是啊……阿玄他……雞巴……沒有……主人的大……插得……也沒有……主人深……只能……偶爾讓
我……達到一次高潮……啊……」


  「哈哈,我就說嘛,你的屄這麼緊,他肯定也沒和你做過幾次吧?」


  「嗯……啊……做了有……十幾次了吧……只是他……總是……很快……就會射出來……從來……都沒有像你
……堅持……這麼久……」


  「那你就好好享受吧!騷貨,幹死你!」


  「啊……爽死了啊……我死了……真的死了啊……不行……不行了……」


  阿禎的體力真是相當好,從開始到現在都已經差不多一個小時了,居然還是沒有射出來,筱夕都已經被他幹到
三次高潮了啊!


  「呼……不行了,我快要射了,騷貨。」


  「啊……我……不行了……又噴了……啊……爽死了……」


  「騷貨,張開嘴,我要射進你嘴裡!」阿禎突然快速抽插了一陣,連忙拔出雞巴放到筱夕嘴邊,筱夕稍作猶豫,
還是把雞巴含進了嘴裡.


  「唔……唔……」「呼……舒服啊!全都咽下去,不准吐出來啊騷貨!」


  「……」


  「怎麼樣啊?騷貨,好不好喝啊?」


  「哼……討厭……人家都還沒給阿玄喝過呢,你就讓人家喝下去……」


  「哈哈哈,是嗎?那你是第一次吞精啊,真不錯啊,阿玄知道了會不會難過死?哈哈哈,讓我給他戴了這麼大
一頂綠帽子。」


  「討厭……好了啦,快點去看看阿玄醒了沒有吧,萬一讓他發現就完啦!」


  聽到這裡,我連忙回到沙發上躺下,假裝睡著了的樣子。不一會兒,阿禎就出來了,在觀察了我一陣子,看到
我依然睡著後,就又一次回到了筱夕那裡,隨後臥室裡又傳出筱夕淫蕩的呻吟聲……


  看來阿禎又硬了啊,還真是有些羡慕阿禎的大雞巴呀!而我沒有再去偷看他們,因為早在筱夕第二次高潮時我
也在門外射出來了,於是躺在沙發上回憶著剛剛的畫面慢慢地睡了過去……


  第二天清晨,一直睡到九點多我才醒過來,阿中和阿禎已經早早醒了,而筱夕也還在臥室裡睡著。當我來到臥
室時,看到筱夕兩腿間殘留著一些精液,而她的屁股下面更是黏糊糊的一片,看來昨晚阿禎又在她的騷穴裡射了一
次啊!


  後來阿禎和阿中見到我醒過來,和我打了聲招呼也就走了。而我看著筱夕那被阿禎操得有些紅腫的小穴,忍不
住掏出了我的雞巴緩緩地插進了她的騷屄裡抽插起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