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秘密·续第十二章 调教熟女护士长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713




  倪虹出生于本市一个普通的医生家庭,初中毕业后,成绩一般的她考入了一
所卫生学校,五年后,父亲托关系将她安排到第一人民医院工作,二十一岁谈恋
爱,二十四岁时结婚,二十五岁有了宝宝,她工作勤恳,活泼开朗,端庄大方,
很是受病人和同事的喜欢,三十岁担任护士长,一直到现在,一眨眼,时间已经
过去了十二年。
  曾经温馨的家庭变得冰冷,丈夫变得陌生而可怕,儿子变得冷漠而任性,工
作上也没有再进一步的空间,每天都重复着与昨天同样的事,有时候倪虹觉得自
己完全是个多余的人,生活就像钟摆一样,一成不变。当爱情与家庭成为了一道
阴影后,倪虹感到呼吸的空气都是冰冷的,她每日就在这冰冷的空气中孤独的行
走。
  周医生的介入让倪虹的生命中多一些变化,她知道自己和这个年轻的医生不
会有什么结果,但是空虚与寂寞还是让她不停的往不受控制的轨迹上行进着,直
到王鑫的突然出现。
  这个凭空出现的少年,在倪虹心灵的荒野上燃起了一把火,他就如同狂风一
般,卷着烈火将所有阻挡他前进的东西都烧成灰烬,而倪虹心底的冰冷却也因这
股烈火而变得温暖起来,她重新呼吸到了热乎乎的空气,感受到了来自内心的震
颤。
  二十几年来的生活画面在倪虹的心中一一掠过,她发现竟然没有什么值得留
恋的东西,唯一让她牵挂的儿子,也对她不理不睬,不由的心中发苦,暗道:我
这个母亲做得可真失败啊,不,连我的人生都是失败的。
  王鑫激吻着对方,忽然发现她身子猛地颤抖起来,一抬眼,却发现倪虹面色
大变,从风骚冶艳突然变得如丧考妣,不由大奇,心知她定然是陷入了魔障,一
把抱着她的肩头,低声爆喝道:「倪虹,想什么呢!」
  倪虹啊的一声惊醒过来,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才回过神来,想到刚刚脑海中
的幻境,忍不住迷惘的问道:「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失败,好失败,我的丈夫不爱
我,我的儿子远离我,我没有事业,也没人关心我,我就像一潭死水,活着跟死
了没什么两样。」
  王鑫使劲在她肩头一捏,捏的女人吃痛叫出来,这才冷笑道:「那是以前,
哼哼,从今天起,我会关心你,爱护你,是你唯一的依靠,你的事业就是伺候我,
让我开心和快乐,我开心你便开心,我快乐你便快乐,明白吗?我就是你的天,
你的主人。」
  倪虹脑子嗡的一声响,呢喃道:「那我是什么?」
  王鑫笑着把手探进倪虹的护士服里,把另外一枚奶子也淘出来,用力一捏奶
头,笑道:「当然是我的女人,我的奴隶。」
  倪虹本能的抗拒道:「我不要做奴隶。」
  王鑫闻言又使劲捏了一下,喝道:「做奴隶有什么不好,什么事情都不用想,
不用愁吃,不用愁穿,所有的一切我都会帮你安排好,每天轻轻松松快快乐乐的
生活,难道你不喜欢?」
  倪虹听到这,无言的摇摇头,说道:「喜欢。」
  王鑫见她有些迷惘的样子,轻轻的拍了拍女人的脸颊,笑道:「只要你服从
我,这样的生活唾手可得,你丈夫抛弃你,是他有眼无珠,我喜欢你,自然会宠
着你爱护你,除非你不听话。」
  倪虹赶忙叫道:「我会听话的。」
  王鑫一把捂住她的嘴,喝道:「小声点。」
  倪虹连连点头,王鑫这才松开手,笑了笑问道:「现在想通的没?」
  哪知倪虹连连摇头,一把抱住王鑫说道:「主人,我不想去想了,反正我是
你的奴隶,这些事情便交给主人去操心吧,嘻嘻。」
  王鑫不禁莞尔,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快就入了戏,心知这是女人在选择逃避,
不过目的总算是达到了,反手在她的屁股上用力一拍,笑道:「那还不赶快服侍
我,主人都快憋死了。」
  倪虹红着脸捂住屁股点点头,王鑫这几下可都没留手,屁股和奶子上还隐隐
作痛。
  「主人,你想让我怎么服侍你?」倪虹笑吟吟的问道。
  王鑫一把将鸡巴掏出来,命令道:「帮我舔。」
  倪虹二话不说便跪了下去,握住杀气腾腾的大鸡巴,一张嘴便含了进去,她
此刻已经被王鑫初步洗脑成功,正是最听话的时候,不顾鸡巴上的异味,用力抵
到喉间,然后前后移动头部,用嘴巴套弄起少年的鸡巴来。
  果然不愧是练习过的专业水准,倪虹的口交技术远非柳玉洁等三人可及,她
的嘴巴又大,唇肉又厚,口交起来非常方便,而且极为舒服,喉咙几乎能把整个
鸡巴都吞进去,喉头不停的摩擦着龟头,施展深喉绝技,把王鑫爽得连连低吟。
  王鑫看着跪在地上帮自己口交的倪虹,一脸如痴如醉的模样,心中暗赞:没
想到这个半老徐娘竟有如此本事,看来刚刚在小树林里根本就是在敷衍我。想到
这儿,他忍不住起了报复的心思,当鸡巴再次全根没入后,他突然抱住对方的头,
把鸡巴就停在对方的喉咙里,将她的头死死的按在胯下,爽得他全身颤抖,大赞
妙不可言。
  一直过了十多秒,王鑫才放开倪虹,把鸡巴抽出来,看着她扶着楼梯扶手干
呕不止,蹲下身子,搂住女人,在她倒垂的奶子上用力揉搓了几下,笑道:「舔
的不错,我很喜欢。」
  原本心中有些哀怨的倪虹一听这话,顿时眉开眼笑,娇媚的瞪了主人一眼,
撒娇道:「刚刚差点被主人弄死,吓死我了。」
  王鑫见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发嗲的模样,倒也别有一番异样的风情,便
揉着女人的大奶笑道:「我怎么会舍得弄死你这等尤物,你老公真他妈的不识货,
白白便宜了我。」
  倪虹听主人爆了句粗口,心中大是解气,迎合笑道:「他呀,天天就知道玩
外面的女人,一到家里就装死,哪像主人这般强壮。」
  王鑫笑道:「我也有其他女人的。」
  倪虹闻言面色微变,叹了口气苦笑道:「我知道的,晚上小树林那个嘛。」
  王鑫扳过女人沉下去的头,笑道:「干吗突然垂头丧气的,嘿嘿,要不我们
玩个赌局如何?」
  倪虹奇道:「什么赌局?」
  王鑫拉着她的手握上自己的鸡巴,笑道:「如果你能单独让我射出来,我以
后就只宠你一个。」
  倪虹眼神一亮,笑道:「真的?那你可输定了,小树林里你才射了一次。」
  王鑫摇摇头,笑道:「那是因为时间紧,随便玩玩的,而且你又不是一个人,
为了公平起见,我事先警告你,你的胜算微乎其微。」
  倪虹眼神一转,想了想笑道:「什么手段都可以用吗?」
  王鑫笑道:「只能用你的身体。」
  倪虹笑道:「那是当然。」
  王鑫点点头,说道:「既然是赌局,自然要有赌金,你如果输了怎么办?」
  倪虹装出一副可怜相,说道:「我都是你的奴隶了,还有什么能赌的?」
  王鑫想了想,笑道:「也是,这样吧,如果你输了,就得一辈子乖乖的做我
的性奴隶,不要再有任何逃离的想法。」
  倪虹听得面红耳赤,娇笑道:「呵呵,只要主人对我好,关心我,爱护我,
我便一辈子乖乖的做你的性奴隶又有何妨。」说着,她按住王鑫放在自己奶子上
大手,用力的揉了几下,满脸春意的望着对方。
  王鑫见她如此知趣,原本存着玩玩她的念头愈发的淡了,真心生出几分喜欢
来,点点头,笑道:「那你岂不是真没什么赌金可以赌了。」
  倪虹想了想,突然惊喜道:「主人,我还有一个赌金,嘻嘻,你一定喜欢。」
  王鑫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说来听听。」
  倪虹笑道:「如果我输了,便送一个女警给主人当性奴隶,如何?」
  王鑫不信,笑问道:「女警?你有这个本事?」
  倪虹勾着男人的脖子,笑道:「当然,而且还是个老处女呢。」
  王鑫来了兴趣,揉着倪虹的奶子说道:「有点意思,给我仔细说说。」
  倪虹兴奋的点点头,说道:「那女的是我丈夫的妹妹,比我小三岁,以前是
市刑警队的,还是副队长呢,五年前调到了文海区女子交警大队担任大队长,跟
我关系非常好。」说到非常好的时候,她嘿嘿的笑起来。
  王鑫没管她笑什么,反问道:「三十九还是处女?你骗我吧,莫不是长得特
别丑?或者是五大三粗的男人婆?」
  倪虹笑道:「才不是呢,一点都不丑,她可是刑警队的警花,即便是交警大
队这边,也是排的上号的大美女,比我漂亮多了。」
  「真的?」王鑫笑问道,「你已经跟明星差不多漂亮了,比你还漂亮,我不
信。」
  虽然明知道主人的甜言蜜语,倪虹的心却还是忍不住快速跳动了几下,欣喜
的讨好道:「如果难看我会推荐给主人吗?而且她身材特别好,跟我个头差不多,
胳膊和大腿上稍微有点肌肉,不过不明显啦,绝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王鑫点点头,问道:「那怎么一直没结婚?性冷淡?」
  倪虹笑道:「才不是,她呀,私底下骚得很,不过表面上冷冰冰的,年轻时
候眼光高,很多人都看不上,看上的吧,人家男的又受不了她的身份,刑警嘛,
天天打打杀杀的,哪个男的受不了,她往交警大队调就是为了能把自己嫁掉,只
可惜她一来年纪毕竟大了,二来刑警当时间长了,臭脾气改不掉,一副冷冰冰的
样子能把一般人吓死,哪里有人追啊,一天天就这么荒废下来了。」
  王鑫笑了笑,说道:「你就这么有把握拿她做赌注?她可是警察啊。」
  倪虹嘿嘿笑道:「当然,警察有什么关系,她怎么说都还是个女人,而且是
个很饥饿闷骚的女人,主人,你的鸡巴这么厉害,一定能把征服的,相信我,我
跟她的关系非同一般啊,嘿嘿。」
  王鑫这才注意到怀中这个女人笑声中的古怪,问道:「你笑的怎么这么奇怪?」
  倪虹神秘的笑道:「主人,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有把握吗?」见王鑫摇头,
她轻笑道,「我这个小姑为人冷冰冰的,但也是个有需要的女人,我这些年被她
哥哥冷遇,她也过意不去,时常来看我,后来我们就……」
  王鑫见倪虹突然吞吞吐吐起来,催问道:「就什么啊?」
  倪虹不好意思的笑道:「就互相慰藉呗。」
  王鑫愣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两个熟女在床上翻滚的场
景,丰满的奶子两两相抵,雪白的玉腿交织缠绕,股间相触,阴唇互擦,嘴唇贴
着嘴唇,舌头缠着舌头,一想到这个场景,鸡巴顿时更加硬胀,虽然母亲偶尔也
和阮玉珠两两相抵,让王鑫玩叠叠乐,可是她俩不是同性恋,每次都显得有些尴
尬,玩起来总还是差了那么一点,若是真能把倪虹的小姑搞上床,两个百合倾向
的女人搞在一起,他再搞她们两个,嘿嘿,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刺激。
  倪虹的手一直放在男人的鸡巴上轻轻的套弄,顿时便察觉到了,心中暗乐,
笑道:「主人,你莫急,有我在,一定会马到功成的,而且她还有个双胞胎姐姐,
前不久丈夫刚刚去世,是我的同行,在市妇幼保健医院做护士,主人若是想要,
我也尽量帮你搞定。」
  王鑫的鸡巴已经表明了他的意思,肿胀到了极点,他还没碰过双胞胎呢,如
果能搞定这对双胞胎姐妹,那种感觉不知道会是个怎样的爽法。他对倪虹笑道:
「你这么卖力帮我找女人,是不是想得到什么好处啊。」
  倪虹吃吃的笑道:「我只要主人的大鸡巴,小树林里的那次实在是太爽了。」
  王鑫大喜,笑道:「这实在是容易不过,我会用鸡巴把你的骚屄填的满满的,
让你无时无刻不想被我肏. 」
  倪虹喘着粗气,猛地咽了口口水说,说道:「那么,主人,我们的赌局开始
吧,如果你输了,姐妹花可就没了哦。」
  王鑫在女人的奶子上啪的用力拍了一巴掌,笑道:「骚货,你半分胜算都不
会有,嘿嘿。」
  倪虹的奶子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这股疼痛让她铭记着自己性奴的身份,
消减了背叛母亲和妻子的双重身份后的负罪感,精神上轻松了许多,畅快的呻吟
了一声,竟是有些喜欢这种感觉,连忙托起自己的乳房,挤出一道诱人乳沟,急
促的媚笑道:「主人主人,你刚才那下打的我好爽,能不能再打我几下。」
  王鑫一愣,原本都已经要拔枪上马了,没想到倪虹居然提出这种要求,家里
的三个女人可没这个嗜好,阮家母女更是被打得怕了,哪里会觉得被打了还爽,
他疑惑的问道:「你说什么?再打几下?」他刚刚在倪虹奶子上那些可没不是轻
轻一怕,力度挺大的。
  见倪虹连连点头,一脸兴奋的模样,王鑫忍不住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说道:
「你莫不是发烧了吧,尽说胡话。」在昏暗的灯光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倪虹白
皙的奶子上,印着一个鲜红的掌印。
  倪虹兴奋的咬着下唇,使劲摇摇头,也不知如何表达心中的感觉,最后干脆
撒娇道:「求求你别问了,主人,打吧,虽然有点疼,真的好舒服。」
  王鑫见她神情好似不是作伪,而且看着她穿着凌乱的护士服,捧着奶子撒娇
发嗲的样子,实在是太刺激眼球,便轻拍了一下以作示范,哪知倪虹却满脸哀怨
道:「主人,打得太轻了,没有感觉。」
  王鑫还不知道这世上竟还有人喜欢受虐,他对家中三女的相处之道都是宠爱
有加,以欲生情,却没见过倪虹这般,好似打她反而高兴,忽地想起金庸小说中
建宁公主被韦小宝鞭打反而高兴的事情,心道莫不是倪虹也喜欢这道道,人心里
都是暴虐欲望的,既然倪虹主动送上门,王鑫也忍不住跃跃欲试,手指都有发痒
了,兴奋的鸡巴硬的笔直,笑道:「好,你这个贱奴,看我怎么惩罚你。」
  倪虹听到少年口出恶言,心中竟然也是感到暗爽,交替揉着自己的两枚大奶,
讨好的笑道:「好啊,主人,快来惩罚贱奴,虹奴罪孽深重,便是被主人打死了,
也是心甘情愿,罪有应得。」
  王鑫嘿嘿冷笑了两声,甩手一巴掌甩到对方的左乳上,打得她乳房乱颤,嘴
里骂道:「贱奴,这一巴掌是惩罚你背夫偷汉的,该打。」
  倪虹面上浮现出痛苦和愉悦交织在一起的神情,听到主人的话,连忙点头,
喘着气呻吟道:「啊啊,爽,好爽,主人,虹奴是个背叛了家庭的贱女人,该打,
死命的打,求主人再惩罚我吧。」
  王鑫又一巴掌甩到她的右乳上,骂道:「贱货,这一巴掌是惩罚你没有身为
母亲的廉耻,嘿嘿,你看你现在这副捧着奶子的骚样,若是被你儿子看到了,不
知他会作何感想。」
  倪虹哀怨的看着主人,听到他提及唯一牵挂的儿子,强烈的羞耻心和快感涌
上心头,刺激的她乳头硬挺,哀声道:「主人,虹奴不是个称职的母亲,该罚。」
  王鑫第三次甩上巴掌,又在她的奶子上印了一个掌印,笑道:「看在你还有
一点自知之明的份上,虽然你淫荡又下贱,但是我还是勉强收了你做性奴吧。」
  倪虹这会儿那还有什么廉耻可言,兴奋的连连点头,高兴的说道:「感谢主
人收留,我一定痛改前非,一心一意的侍奉主人。」
  王鑫嘿嘿的笑道:「痛改前非就不必了,我喜欢你淫荡又下贱的骚样,不过
你要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对待主人要忠诚,如果让我发现你还跟其他男人有交
集,到时候别怪主人狠心。」
  倪虹赶忙伏下身子,趴在地上表忠心道:「主人,虹奴发誓,今后只忠诚于
主人一人,绝无异心。」乳头触及到冰冷的地面,一丝丝凉意涌上心头,竟让她
感到无比的快慰。
  王鑫用脚抬起她的下巴,笑道:「只要你忠心于我,我也必不会亏待了你,
我会用你最渴望的大鸡巴肏烂你的骚屄,用主人的精液浇灌你的阴道,用你最淫
荡的嘴巴舔主人的脚丫子。」
  这些充满了淫荡恶念的话语从王鑫的嘴巴里说出来时,他自己也有些惴惴不
安,原本是只打算说不会亏待了她,后面的话却是忍不住冒出来的,说完后也不
知倪虹会是什么反应。
  哪知倪虹听完,竟然是半点反抗都没有,一把抱住王鑫的脚,顺手将运动鞋
扯掉,把他吓了一跳,只见倪虹完全不顾运动鞋捂出的脚汗味,脱掉主人的袜子,
一口就把他的五个脚趾头都含进了嘴里,用灵巧的舌头舔着他的脚趾,像口交似
的的把半个脚掌放在口中来回吞吐。
  王鑫哪里见过这个阵仗,身体的刺激还是其次,精神上的刺激却是爽的无加
以复,原本以为老天爷送下母亲和阮家母女陪伴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但现在看来,
估计老天爷上辈子欠了他不少人情,这辈子非要让他爽死才能弥补的了。
  倪虹的这个举动,彻底扭转了他在王鑫心中的不佳形象,也许她不会是王鑫
最爱的女人,但绝对会成为王鑫最喜欢玩的女人,在这个四十二岁的中年女人身
上,王鑫可以毫无顾忌的发泄心中的任何负面欲望,让他内心的躁动和暴虐有一
个发泄的渠道,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极品性玩具。
  王鑫不想对倪虹谈情,倪虹也不需要主人的情爱,做为一个背德的妻子和母
亲,从接受周医生引诱的那天起,在享受刺激的同时,也背上了沉重的道德枷锁
和心理负担,及至今天晚上被王鑫半逼半诱的成为性奴,这些压力得到了宣泄的
渠道,此刻她感到异常的轻松,一扫过去十多年来的积郁与烦闷,连带着对王鑫
更加感恩戴德,忠心大增,只是再想回到以前那种安于平淡的生活怕是再也不能
了。
  倪虹倒也是个性情女子,四十二岁的她已经把宝贵的十年青春浪费在空虚寂
寞当中,如今丈夫不爱,儿子不亲,她对原来的那个家庭已经是没有多少可留恋
的,实在不愿再把余生也耗进去,与周医生的暧昧只是图个慰藉,但王鑫的凭空
出现,却是将她彻底征服,在这个强势到有些霸道的少年面前,她完全掀不起反
抗的念头,反而是沉迷于肉体的欢愉中无法自拔,日渐沉沦,心甘情愿的做起性
奴来。
  人心难测,之前倪虹还高举着反抗的旗帜企图逃跑,可现在,怕是王鑫用鞭
子抽,她也会死乞白赖的缠着他,而且为了讨好主人,她不惜用尽一切的方法,
让素来爱洁的她,抱着一个臭脚丫子舔来舔去,这在以前根本是让她无法想象的
事情,但现在,她做起来却是甘之若饴,仰起头,一根一根的舔着主人的脚趾,
用舌头清理着脚趾缝隙中的污垢,仿佛在品尝美味的冰淇淋一般,舍不得放过一
丝一毫,她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主人,看到主人满脸的兴奋和鼓励,她的心也跟
着快乐到了极点。
  「老公,对不起,既然你不疼爱我,不怜惜我,反而冷淡我,嫌弃我,那我
就去找主人,他会宠我、爱我、怜我,我说对不起,因为我毕竟是你名义上的妻
子,我即将做的,是在给你带绿帽子,嘻嘻,你给别的男人戴了那么多顶,有没
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带啊,哈哈,我会用你懒得碰的身体去讨好主人,从今天
起,我把我的嘴巴、奶子、屁股和骚屄都奉献给主人,让他摸、让他玩、让他捅,
哈哈,我是主人最乖巧的性奴,最淫荡的母狗,最忠实的女仆,主人,请您尽情
的作践我吧,捅烂我的嘴巴和骚屄,捏爆我的奶子和屁股,虹奴会永远忠诚于您,
哦,我的主人。」倪虹在心底疯狂的叫着,呐喊着,嘴巴更勤快了,把主人的脚
丫子舔得干干净净后,便将它放入自己的双乳之间,踩压起自己的乳房来,同时
嘴巴又含住了主人的鸡巴,大口大口的吮吸起来。
  此时此刻,在千里之外的另一座城市里,一间普通的宾馆内,一男一女正在
床上翻滚,男人约莫三四十岁上下,颇为英俊,有着中年成熟男性特有的风度,
只是身形消瘦,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此刻正把胯下的女人插的嗷嗷直叫。
  这个男人正是倪虹的老公,出差到这里才两天的时间,就从网上勾搭了一个
女网友,对方的老公在单位值班,他就把这女的约出来,大肏特肏,虽没自己的
老婆长得好看,身材也差一些,骚屄更是松垮垮的,但胜在新鲜,而且够骚够劲。
  捏着女人的奶子,倪虹的老公屁股耸动了两下,把精液尽数喷到了保险套里,
女人满足的呻吟了一声,笑道:「真爽,哦,好老公,你真棒。」
  倪虹的老公得意的在女人的屁股上捏了几把,笑道:「我在这边还要待半个
月左右,过两天我再约你。」
  女人兴奋的点点头,说道:「好啊,我老公正好后天出差,到时候来我家玩
吧。」
  男人点点头,笑道:「你他妈真骚,我喜欢。」
  两人嘿嘿笑着又抱做一团,倪虹的老公提枪上马,享受着给别的男人戴绿帽
的快感,却浑没想到,此刻自己的老婆正在另一个男人的胯下,做着比身下这女
人更淫荡百倍的事。
  王鑫的鸡巴被倪虹舔的硬涨到了极点,憋得有点难受了,口交虽然爽,但还
是远不如肏屄来的痛快,用脚在女人的奶子上踩了两下,拨动着她的奶头说道:
「告诉主人,你的骚屄潮透了没。」
  倪虹含着鸡巴点点头,手探到胯下,然后又点点头。
  王鑫把鸡巴拔出来,用手撸了两下,满手都是女人的唾液,倪虹见状,连忙
伸出舌头,把王鑫的手舔干净。
  王鑫笑着捏了捏女人的脸颊,笑道:「好知趣的骚货,我真是越来越舍不得
放你走了。」
  倪虹笑道:「主人,我哪也不去,就陪在主人身边。」
  王鑫笑了笑,没有接话,他的意思是想把这个性奴带回家,每天肏,只是她
毕竟有家庭,这个想法短期内很难实现了。
  王鑫蹲下身子,手伸到护士服的下面,往里一探,内裤果然是已经湿透了,
把内裤的裆部往旁边扯开,一根手指、两根手指、三根手指,深深的没入湿淋淋
的阴道中,倪虹陡然遭到入侵,身子一阵颤抖,顿时发软倒在男人的怀里。
  王鑫嬉笑着用三根手指在女人的阴道里抠挖摸捏,弄得倪虹红霞遮面,淫水
横流,听着女人越来越浓重的鼻息,他才得意的把手指拔出来,放到倪虹的嘴边,
倪虹似嗔似媚的看了少年一眼,乖乖的伸出舌头舔去手指上的淫水,一开始还有
些畏缩,但两下一舔便浑然忘我了,捧着王鑫的手,一根一根的唆着他的手指,
性感撩人至极。
  王鑫看得有趣,干脆又把手指插进女人的阴道里,搅弄一番后,又把手指塞
到女人的嘴里让她吮唆,如此又弄了两次,倪虹哀怨道:「主人,虹奴虽不讨厌
这样,但是虹奴的身体已经很难受了,主人,下次再玩好不好,虹奴的骚屄已经
痒死了,求求主人看着虹奴听话的份上,用大鸡巴肏死虹奴好不好。」
  倪虹一嘴一个虹奴,入戏甚深,完全代入了性奴的角色,竟是一个我字都不
说,全部都用虹奴二字替代,听得王鑫大是愉悦,而且他的鸡巴也胀痛的不行,
于是点点头,笑道:「你这淫奴身上还不知藏了多少妙处,嘿嘿,下次我要好好
开发你一番。」
  倪虹听得欣喜,笑道:「谢谢主人夸奖。」
  王鑫捏着淫奴的大奶子,在她屁股上用力打了一巴掌,笑道:「扶住栏杆,
把屁股撅起来。」
  倪虹心知主人终于要肏她的骚屄了,赶忙乐呵呵的点头,扶住栏杆,腿站的
笔直,上身与大腿成90度,用力的抬起自己的臀部,把护士服的裙摆高高的撑
起来。
  护士服是连体装,上身有四个扣子,从领口到胸口,腰部有一个装饰腰带,
腰部以下是裙子的样式,一直到膝盖,倪虹的屁股本就丰满,加上这会儿是翘着
臀,把裙摆绷得如同紧身裙一般,下半身的曲线毕露。
  王鑫对于制服诱惑这种东西还不是很清楚,但是男性的本能却受到了异样的
刺激,代表圣洁的护士服,此刻化成了催情的春药,看着扭动的屁股,他突然想
到在电玩城买的AV光碟中,有一部叫夜勤病栋的,只可惜还没看就被毁了,不
知道里面的护士是不是都跟倪虹一样骚。
  倪虹扭着屁股,却发现身后没动静,不由的扭过头对王鑫说道:「主人,快
点肏好吗?我等下还要回去值班呢。」
  王鑫在淫奴的屁股上用力打了一巴掌,喝道:「你这个骚屄淫奴,还敢对我
下命令?难道忘了自己的身份?」
  倪虹吃痛,这一巴掌打得她屁股火辣辣的,但是伴随着的疼痛的,却是一股
难以言表的快感,淫水哗哗的从阴道里翻涌出来,顺着大腿根部往下流,沿着高
筒袜的纹理,一直流到了鞋底掌心,直感到自己好似是踩在淫水中似的,羞意大
胜,快感剧增,赶忙乞求道:「对不起,主人,是虹奴错了。」
  王鑫闻言笑了笑,又打了她一巴掌,说道:「若不是今天时间紧,定然不会
轻易放过你。」
  倪虹赶紧点头称是。
  见淫奴如此乖巧,王鑫也不想多说了,手插到倪虹的裆下,兜住裙摆将之提
到女人的腰上,露出女人宽大肥厚的大屁股,在紧窄的小内裤的包裹下,大部分
臀肉都露在外面,分外性感。
  王鑫笑问道:「你这内裤倒是挺性感的,每天穿这么性感的内裤在医院里走
动,是不是很刺激啊。」他一边说,一边双手盖上女人的屁股,揉捏起来。
  倪虹感到主人的双手在自己的臀肉股沟间游走,不由自主的把双腿夹紧,用
力抬高屁股,淫水止不住的往外翻涌,竟是感到无穷的快意,笑道:「外面有护
士服的,别人又看不见,没什么可以刺激的。」
  王鑫突然在女人的屁股上用力捏了一下,冷笑道:「嘿嘿,那穿这么性感是
给周医生看的吧。」
  倪虹吃痛,这下可没快感了,而是充满了惊恐,连忙求饶道:「对不起,主
人,我不会再让他看的,对不起,对不起。」
  王鑫平复下心中的醋意,问道:「你会不会恨我太粗暴了。」
  倪虹连连摇头,天地良心,她真是一点都不介意主人粗暴一些,只是怕惹恼
了这少年,万一嫌弃自己将之抛弃,那就欲哭无泪了。
  王鑫轻轻的爱抚着刚刚捏过的地方,说道:「我要说声抱歉,刚刚我是有点
吃醋,所以下手重了点,我下次会注意的。」
  倪虹听到少年道歉的话,连连摇头,笑道:「主人,我真的不介意你的粗暴,
而且听到你说吃醋,我有点开心呢。」
  王鑫愣了下,回味的笑了笑,手上的动作愈发的轻缓了些,说道:「那我以
后一直对你粗暴,如何?」
  倪虹扭着屁股撒娇道:「哎呀,主人的问题好讨厌,这让虹奴怎么回答嘛。」
  王鑫笑呵呵的看着这个四十二岁的女人,毫不知羞的摇摆着屁股,发浪、发
骚、发嗲的样子,虽怪异却不厌恶,她的表现是如此的自然、率真,好似天生便
是王鑫的性奴一般,亲昵至极,哪里会让人想到他们才刚刚认识几个小时。
  王鑫伏下身子,趴在女人的背上,双臂从女人的腋下探到胸前,轻轻的揉捏
着两枚倒悬的大奶子,笑道:「如果我现在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你想不想逃走?」
  倪虹轻咦了一声,眼神闪过一丝慌乱。
  王鑫整理下头绪,说道:「其实我不是个暴虐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
你偏偏就有种忍不住的冲动,我现在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如果很让你为难的话,
我可以放你走,我是说真的。」他怕倪虹不信,用力的保证道。
  倪虹沉吟了一下,心中刚刚升起一丝想要离开的念头,马上便被自己掐灭了,
她不是个蠢女人,即便王鑫的话是真的,真的能放她走,可她又能往哪走,与丈
夫离婚寻找新的爱情?那不靠谱,自己已经四十二岁了,早已过了女人最黄金的
年龄,跟年轻小女孩比没半点优势。难道嫁给周医生?那更不靠谱,她和周医生
只是寂寞互相慰藉的床伴,没有走到一起的可能,而且经历过今晚这种强烈的感
官刺激和心理刺激后,周医生在她的心里变得无足轻重,根本没法跟王鑫相提并
论,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被王鑫这么一调教后,她已经深深的迷恋
上这种沉沦在肉欲之海的的感觉了,再也无法再忍受以前那种死水般的生活,不
管是肉体还是精神都已经被这个少年栓得死死的。
  倪虹思前想后也不过就是几秒钟的时间,与其回到丈夫或者是周医生的身边,
还不如留在这个少年身边来得快活,原本还因为年龄的原因有些抗拒,但现在两
人赤裸相对,少年的手还摸在自己的奶子上,顿时变得半点立场都没有,于是媚
笑道:「主人,虹奴不走,虹奴要伺候主人一辈子。」
  「真的?」王鑫故作镇定道。
  倪虹听到这句不咸不淡的话,赶忙用力的点点头,用屁股轻轻的摩擦着少年
的胯部,轻声说道:「主人,我可以求您一件事吗?」
  王鑫点点头,说道:「什么事,说吧。」
  倪虹迟疑了半晌,终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王鑫在她的奶子轻轻捏了一下,装作不悦道:「在主人面前不许有隐瞒。」
  倪虹听主人说的严肃,但下手却极轻,心中明白他并未生气,不由的有些欢
喜,暗道主人却也有温柔的时候,便大着胆子说道:「主人,我只求您这一件事,
如果可以,虹奴这辈子一定做牛做马的好好伺候您。」
  王鑫笑道:「说吧,到底什么事?」
  倪虹这才吞吞吐吐的说道:「虹奴有个儿子,今年十七岁,虽然这几年来与
我关系有些冷淡,但他毕竟是我儿子,他成绩不错,一直想去国外念书,但是费
用太高,我们家也只是普通人家,我老公赚的钱都拿去花天酒地了,我只偷偷攒
了几万块钱,远远不够,所以。」
  她说到这儿,忍不住打住了口,因为她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和所处的环境,
实在没办法再说下去,人都是有羞耻心的,即便是做了性奴,也没办法把最后一
点羞耻心完全抛去,成为王鑫的性奴,一来是情欲冲动所致,二来也是出于报复
的心态,唯一觉得对不起的便只有儿子,一想到他,倪虹便感到心如刀割一般难
受,觉得自己是在耻于做一个母亲。
  王鑫似乎察觉到了淫奴倪虹的心理,轻轻的揉着她的奶子,宽慰道:「你是
位好母亲。」
  倪虹大窘,脸色涨红的说道:「主人,我这种淫荡下贱的女人如何配做孩子
的母亲。」
  王鑫笑道:「你淫荡下贱,甘为我的性奴,任我玩弄淫辱,那是你做为女人
所选择,在成为性奴后,还能冒着惹怒我的风险,为儿子争取未来,那是你做为
母亲的选择,在为孩子考虑这方面,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甚至用后半生做为筹码去交换,拼劲了全力,说实话,很让我钦佩。」
  听到主人的褒奖,倪虹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温暖,原本对王鑫,她是有欲无
情,但听了这番话后,便忍不住生出许多亲近,深觉他竟如此理解自己,有些不
好意思的说道:「主人,虹奴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吗?」
  王鑫笑道:「那是当然,母爱是这世上最伟大的一种爱,你放心吧,你儿子
出国留学的费用我会负担的,五十万够不够。」
  倪虹赶忙说道:「够了够了,要不了那么多。」心中真是又惊又喜,惊得是
主人如此大方,喜的是主人的家庭好像是很有钱的样子。
  王鑫笑道:「我这个钱可不是白给的,你要心里有数,拿了这笔钱,你就得
跟以前的家庭在心理上划清界限,懂吗?」
  倪虹点点头,心里有些酸酸的,她知道这笔钱等于是卖身钱,拿了这笔钱,
她便是又套了一层枷锁,从今往后,除了做个少年的性奴,她便再也没有退路了。
  王鑫点头笑了笑,正想问他是哪个学校的叫什么名字,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咽
了回去,因为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心道:给倪虹留下一点身为母亲的尊严吧。
  虽然钦佩倪虹的母性,但是王鑫可没有放过她的打算,亲吻着她的脖子,笑
道:「现在没什么要说的了吧。」
  倪虹收拾好心情,诚心实意的点点头,用屁股摩擦着主人的鸡巴,轻声笑道:
「主人,虹奴现在什么都不想了,只想主人用大鸡巴狠狠的肏死虹奴。」
  王鑫得意的笑着,大力揉搓着倪虹的奶子,一直把她揉的娇喘吟吟,浑身乱
颤,才正式准备挺军入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