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无法掌握

作者:admin来源:人气:723




「干!有练过喔!」

「FUCK!屌毙了!」

我干笑了几声说「呃...身材不错。」

欧守逸只穿一件短裤,身上的水珠还没有擦干。一条毛巾披在肩膀上,大剌剌地
走进寝室。

我们学校的寝室是四人一间,里面的摆设都是左右成对。门口进来是衣柜、上下
铺的双人床、书桌这样的顺序。我睡左边上铺,欧守逸睡我下铺。右边上铺是是
林学嘉,下铺是陈正祺。

陈正祺体重大约身高一半。大肚子是他的招牌,还有那被肉推满的脸以及厚重的
眼镜。

林学嘉头发挑染中分,号称帅哥嘉...呃......自认为自己是帅哥的成分居多。

欧守逸比我高一些,体重应该...现在看起来,应该也有将近七十公斤。长的比林
学嘉帅多了,不过穿着打扮却很平实。不像林学嘉桌上都是瓶瓶罐罐的,连在寝
室里面都穿的很花俏。

我,我姓柳,大名廷晨,自认为不是帅哥,不过陈正祺说我是本寝室最帅的,我
觉得他是拿我故意吐槽林学嘉的。

今天是我们搬进学校宿舍的第一天,刚才跟室友一起吃过晚餐,互相自我介绍一
番。距离开学还有几天的时间,所以今天大多是在整理房间。

欧守逸家当最少,东西整理OK后就去浴室洗澡。陈正祺还有三箱纸箱没打开,两
袋手提袋也没开,但是已经累到趴在床上休息。就像是一只...呃...嗯...,就是趴
在床上啦。

林学嘉东西都还没有就定位,不过镜子啦,还有一大堆乳液、保养用品早就已经
琳琅满目摆在他的书桌上面。真不知道是拿来当书桌还是化妆桌?

我将带来的床垫,棉被铺在上铺,眼看东西今天是整理不完,索性先拿出计算机杂
志来。一股脑往我新买的枕头躺下去,慢慢翻阅杂志。

就在此时,欧守逸洗完澡,开门走进寝室,却让大家不由自主地赞叹起来。

「干!欧守逸,看不出来你还蛮有料的。」陈正祺趴在床上笑着说。

「OH~My GOD~~你有上健身房喔~」林学嘉放下梳子,咸猪手就往欧守逸的胸
膛罩下去「喔,蛮HARD的喔。」

干!我也好想摸一把,林学嘉的手怎么这么贱!就这样摸下去,干!好羡慕...。

欧守逸略带得意,胸部用力笑着说「我才没有那么多闲钱去健身房,都嘛是每天
靠伏地挺身练出来。」

我头伸出床沿,一手撑头,盯着欧守逸刚洗好的身体说「你一次都作几下啊?」

欧守逸抬头看我一下,微笑说「都作一百下以上啊。」

我吃惊地说「一百下?!」

陈正祺肥肥的脸和林学嘉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面孔,毕竟一百下对我们三个
来说,都是天文数目。

林学嘉又趁机摸了欧守逸另一边的胸膛,贼贼地笑「喔~怪不得这么HARD,你能
不能单手作啊?」

「当然可以啊。」欧守逸将毛巾甩放在我手臂上,笑着说「帮我拿一下。」接着
利落地往地上扑倒,左手负在腰后,右手支持着身体,两脚张开与肩齐宽,不费
吹灰之力作了两三下。接着右手臂一用力,瞬间换手,变成右手负在腰后,左手
支撑,又作了两三下。

干!我们是同年纪的吗?我怎么觉得完全不像,我的体能跟欧守逸差太多了。我
从上铺往下看着欧守逸用力的背部,那结实的曲线,窄腰翘臀,有肌肉的双腿,
以及雄壮的双臂。

真是他妈的好看翻了,为什么我就没有这副好身材呢?口水差一点滴下去。

欧守逸帅气地两脚前曲,一蹬就站了起来。双手拍一拍灰尘,得意地说「怎样?
还可以吧?」

我从上铺下来,站在他的旁边,看着他微湿的头发,微褐的小麦皮肤,两块硕大
的胸肌,以及有点明显的六块腹肌,当然也注意到他肚脐下面延伸出来的一些黑
卷毛。

靠!快受不了了,我手忍不住地往他的胸部摸了一把。反正林学嘉都摸了,我摸
一下应该不会怎样。

「哇!竟然一手无法掌握!」我不由得赞叹。

「OH!SHIT!没错!真的是一手无法掌握!」林学嘉也笑着说。

「干!你以为在卖魔术胸罩啊?我还两手无法掌握咧!」陈正祺两手将肚子捏出
一陀肉出来,笑着说。

林学嘉笑骂着说「你那十只手都掌握不了啦,会滑掉啦!那么油!哈哈!」

陈正祺一听,超不爽,就用他那双肉会晃的手,强把林学嘉压到床上......我想这
应该是武林失传已久的绝招「千斤坠」吧,压着林学嘉哀嚎地喊救命。

不管如何,那一次摸到的感觉,在我手中,久久不能忘怀。

欧守逸,一个一手无法掌握的男人。从那天开始,这个绰号就从我们寝室开始流
传出去。


「OK,柳丁、一手。星期一见啰~掰掰。」林学嘉在房间门口用一个自以为很帅
的POSE向我和欧守逸say goodbye。

「柳丁」是他给我取的绰号,因为林学嘉说柳廷晨,不念晨,念柳廷,听起来就
像柳丁。后来班上的同学也不叫我柳廷晨,一开始还故意叫柳廷,后来都直接叫
柳丁,不过我也懒得计较了。

「一手」是因为欧守逸倒过来念,正好是「一手喔」,符合「一手无法掌握的男
人」的外号。所以从我们这寝开始叫他「一手」。一开始隔壁寝的还以为他每次
都喝一手啤酒咧。

另外他给陈正祺取了一个绰号「球球」。陈正祺好像不太反对,总比之前林学嘉
叫的那些跟肥、猪、油有关的外号好听多了。我一直不好意思说,我邻居家有养
一条迷你猪,就叫做球球...。

当然林学嘉自恋的程度,只要有能反射的地方,他都能当镜子。有一次同学屁仙
借陈正祺一张「日本爱情动作片」,林学嘉一看到CD的背面,就马上梳起头来。
也因此自称自己是帅哥,所以请我们叫他「帅嘉」。每叫一次,我都会觉得我下

地狱会被拔舌头。

听他说是要回台北,连续两天去PUB把小马子,希望不要吓到那些天真清纯的小
女生...。

陈正祺回家去了,他爸爸开小货车来载他。看到他爸,我才了解虎父无犬子这句
话的真谛。见他坐上前座的背影,真的很佩服那台车的避震器和轮胎......那边买
的?这么耐操。

欧守逸因为家里距离远,这星期没打算回家。加上林学嘉的NB有留下来,所以欧
守逸就跟林学嘉借NB连上宿网玩GAME。

家里本来是叫我回去的。不过当我知道林学嘉和陈正祺都回家的时候,我就暗下
决定...这星期留下来...嘿嘿。

「一手,你在玩什么啊?」我站在欧守逸的背后说着。

「随便玩啊,帅嘉的NoteBooK,也没有灌什么GAME。」欧守逸手握着鼠标,盯着
银幕说。

「是喔。」我看着他穿背心的背影,那线条,那肤色,真是...他妈的好看,真想
亲一口。

虽然已经相处一个多月,欧守逸也常常在房间里面打赤膊,但是每次看到他的身
材,贺尔蒙就会不自主地旺盛分泌。

但是,胆子小的我又不敢怎么样,不像林学嘉都敢光明正大抱他、摸他、吃他豆
腐。毕竟因为心里有鬼,怕被发现,所以行为举止反而更加保守拘谨,深怕一个
不小心就万劫不复了。

「对了,要不要去吃饭啊?」欧守逸一边敲键盘一边说。

想想肚子也饿了,便回答「好啊。」

我骑着我那台豪迈奔腾一二五,载着欧守逸飙向市区。在这短短的三十分钟内,
他有时候会跟我说话,我的背就可以因为他的贴近,而感受到他那厚实胸膛的弹
性。

吃完饭逛着夜市,随便进入一家鞋店乱晃。我看到一双Nike的篮球鞋还蛮不错,
拿起来看一看便叫店员帮我拿我的SIZE过来。不过可惜我喜欢的颜色刚好缺,店
员希望我换另一种颜色。

「你喜欢这双啊。」欧守逸看我在试穿鞋子。

「对啊,不过刚好我的Size他们这边没有。」我穿回自己的鞋子说。

「先生你可以考虑别双啊,要不然我们再帮你调八号的鞋子。」店员亲切地说。

「不用了,谢谢。」我站起来拍拍欧守逸笑着说「走吧。」

「你不买啊?」欧守逸问。

「不用了啦,还要调太麻烦了。」我跟他两人走出那家鞋店。

突然欧守逸的手机响起「喂,好久不见...嗯...好啊什么时候...嗯...等一下喔。」

欧守逸问我「柳丁,等一下我朋友要过来喝酒,你会不会介意啊?」

「我?」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喝酒,不是因为酒量不好,是怕本性露出来,就不好
收拾了。

「不会啦,是那边的朋友啊?」我好奇地问。

「高中同学。」欧守逸接着继续讲电话「可以啊......喔...OK......好...待会见。」

我们回学校宿舍没多久,两个男生提着好几袋啤酒,鲁味,还有一包麻将和一卷
麻将纸进来我们房间。

看来是打算喝完酒就打麻将,真是糜烂的大学生。

他两个同学一个肉肉的,一个矮矮的。都蛮普通,所以也没花心思在他们上面。
矮同学放下手中的啤酒,肉同学则放下鲁味。

欧守逸向他同学介绍一下我后,他那个矮同学竟然说「翼手龙,你室友长的很偶
像喔,你的第一名宝座要让出来了。」

这时候我才知道他高中绰号叫「翼手龙」,虽然跟现在的外号很相近,但是意义
差很多。

欧守逸捶他矮同学一下,看着我笑着说「废言!柳丁是本系第一帅的帅哥,我跟
他那能比啊。」

因为从小听多这种恭维的话,我当然是说「没有啦,哪有你们帅。」

心中想的却是,一定是来这边打扰,故意说些好听话的。

他们三个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后来酒酣耳热也把我拉下去一起喝。这时候我才知
道欧守逸的酒量并不好,喝没几罐就脸红了。

冬瓜同学人虽矮,讲话可毒的,把欧守逸高中时候的糗事都说出来,欧守逸飞踢
他好几下还不能制止他。

不过也因此知道,欧守逸高中时就很壮了,只是肌肉没有现在发达。所以会有翼
手龙的外号。也知道他曾经在高中时,被很多女生倒追,情书收不完。嗯...后面
的情节跟我倒是蛮雷同的,不过比较好奇的是他高中有没有交女朋友?但是每次
提到这边,欧守逸都会阻止冬瓜同学说。

这时候冬瓜同学突然冒出一句话「不过你跟隔壁班色女到底有没有在一起啊?」

欧守逸虽然喝醉了,不过还是马上搥冬瓜同学「这种八卦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不是
了吗?欠扁!」

色女?好怪的绰号。不过欧守逸否认就算了。

冬瓜同学继续说「嘿嘿,那时候有人传你跟隔壁班帅哥阳抢锋头说。」

帅哥阳?又来一个跟帅嘉一样绰号的人,想也知道怎么抢得赢欧守逸。

一提到这边,欧守逸虽然有点醉,但是立刻说「不要乱说。」看样子这件事情对
欧守逸来说,可能真的有一些不想被提起的过去。

肉丸同学人虽肉,但是心肝也不见得好,自己挡掉好几罐,却拐的半昏半醉的欧
守逸多喝。

真是两个「酒肉朋友」...

欧守逸喝了不知几罐,就昏睡过去,倒在地板上呼呼大睡。

他两位同学脸也红红,见欧守逸一下子就挂了。矮肉哼哈二将互看一眼,觉得
无趣,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连带来的麻将和麻将纸都一起拿走。

只有垃圾留在这边,真是他妈的干!好一对猪朋狗友。

我收拾好地上的鲁味和空啤酒灌,看到欧守逸还躺在地板上。使出吃奶的力量把
他抬到他的床上,幸好他睡下铺,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抬。

虽然全身散发着酒味,但是他的肉,很结实。他的身体,很有男人味。

他大字形的在床上摊平,我坐在他的床边,看着他脸颊绯红的,很可爱。那一对
让人一手无法掌握的胸膛,也在背心的浮贴下,兀自地起伏,当然还有那突起的
两处...。

真是...真是诱人。

他嘴巴微张,喃喃着。

我好奇地凑近听看看。

没想到他粗壮的手臂突然圈住我的脖子,往他的脸压下去。

软软的,厚厚的酒味。

我...我被他强吻了。